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被追殺的我了上皇位
被追殺的我了上皇位

被追殺的我了上皇位夏天司馬蘭

標籤: 司馬蘭 大夏 被追殺的我了上皇位 都市
熱門小說《被追殺的我了上皇位》是作者「夏天司馬蘭」傾心創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司馬蘭大夏,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這時。秦貴妃緊緊拉着夏天的手,生怕夏天的死而復生是幻覺。但,兒子的手越來越溫暖。她含淚而笑:「天兒,嚇死母妃了!」夏天反手緊握,掌心溫暖着母子兩人:「母親別怕,我沒那麼容易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11:5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呼呼呼」
一顆顆石彈落下,如同從天而降的流星,砸在天狼騎兵頭上。
「鐺鐺鐺」
天狼騎兵的頭盔被砸扁。
人頭如同西瓜在頭盔里炸裂,血肉飛濺,栽下馬背。
但,石彈的攻擊依然在繼續,落在馬身上,將馬砸翻在地,絆倒後面一大片,變成了一個「踩踏事故」現場。
「嗖嗖嗖」
一支支巨大的攻城弩箭,帶着尖銳的呼嘯聲,快若閃電,連人帶馬釘在地面上。
陰山通道雖寬,但有邊,全部在荒州軍投石機和攻城弩的打擊之下。
漫天石彈雨,顆顆驚心!
密密麻麻攻城弩箭,箭箭穿魂。
大戰初始,天狼大軍就心驚!
此時。
阿古雄鷹臉色很不好看!
他對身邊的五大宗師境族老道「各位族老,皇帝已經對我們起忌憚之心,這一戰,就是要消耗我阿古家族的實力。」
「但,我們不能將家族力量,全部耗損在這裡。」
「現在,我們唯有用最快的速度衝到軍寨前,用最短的時間擊潰荒州守軍,贏得此戰勝利才行。」
「同時,大公主和小公主不能有失!」
「若是兩位公主有失,皇帝會以此為借口砍我們全族人頭。」
「所以,救公主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
五位親衛打扮的阿古族宗師孤傲的道「族長放心,交給我們就好!」
「我們五人練習合擊之術幾十年,早就天下無敵,只是一直在族中隱匿實力,一直不被世人知曉。」
「現在,國師歐陽毒已死,天狼帝國的宗師,再也無人是我們的對手。」
「這一次,就讓我們展現實力,讓皇帝看看我們阿古族的強橫,讓他再也不敢輕舉妄動!」
阿古雄鷹大喜「好極了!」
「殺!」
軍寨上。
夏天靜靜觀察着阿古雄鷹,眼中冷意連閃「呼延公主,這一次,天狼領軍的將領是誰?」
呼延朵兒定睛一看「是阿古族的族長阿古雄鷹!」
「也是阿古達的父親。」
「他應該是來為兒報仇的。」
夏天眼中殺意爆射「如此說來,這才是真正劫掠我荒州二十年的幕後黑手。」
「是!」
「荒州王,阿古家族乃是天狼帝國第一家族,他們實力強大,就算是我天狼皇族都要忌憚三分。」
「你看他身邊騎兵的裝束,都是阿古家族的私兵,若是本公主沒有猜錯父皇派他們擔任前鋒,就是想消耗他們的實力。「
說到這裡,呼延朵兒嫣然一笑,美得讓夏天眼前一亮「荒州王,這一戰,盡情展現你荒州的力量,若是能將這幾萬阿古族私軍留在這裡,我父皇會很高興,說不定能讓我父皇走上談判桌。」
「同時,你也能用阿古族人之血來祭奠荒州苦難的二十年。」
「用他們之血,祭祀那些無辜枉死的荒州人。」
夏天身上殺意爆發「本王明白了!」
「原來,這才是我荒州真正的仇人,這些阿古族的私兵,本王一個都不會放過。」
「我要讓他們在這裡流盡鮮血。」
不過,夏天很好奇「你不希望他們救你回去嗎?」
呼延朵兒俏臉一紅「想!」
「但不是現在!」
「那何時合適?」
呼延朵兒又想起了花勝男那本奇書,想起了其中的聖人合歡篇,臉紅得更加鮮艷,宛若能擠出水的紅蘋果「到了時候,本公主會告訴您!」
此時,夏天感受怪異。
彷彿,這個天下第一美人要搞事!
「你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呼延朵兒眼神飄忽,瞄了瞄夏天的長腿「本公主咬過你的腿根,至少要等你傷好以後,我才能走。」
夏天俊面一紅!
想起了那一口的痛!
他第一次受傷,就是被這天下第一美人咬傷的。
這事,說起來着實讓人無語啊!
夏天不再追問,盯着阿古雄鷹身邊的五個普通親兵道「兩位總教頭,天狼將領身邊的五個親兵,是宗師境高手,雖然他們隱匿了修為,但,本王能感應到他們的境界。」
白虎和秦紅衣傲然一笑「王爺放心,這五個見不得人的鼠輩,就交給我們了!」
呼延朵兒凝神一看「諸位,這五人乃是天狼族的族老,聽說從小修一套合擊之術,戰鬥時五人合體,能讓他們戰力倍增。」
「國師在世時曾經說過,這五人聯手,就連他也忌憚。」
「你們要謹慎一點!」
呼延朵兒將阿古家族的底牌徹底出賣。
秦紅衣滿臉笑意「王爺,這天狼公主看來是不想回去啊!」
白虎頷首「老夫也覺得這樣。」
「若天狼大帝和天狼精兵知道他們來救的人,是一個根本不想回去的人,他們是否會氣得吐血?」
呼延菊花眨了眨大眼睛「大皇姐不回去,那本小公主也不回去!」
呼延朵兒「」
終於。
阿古族私兵丟下一萬具屍體,消耗光了荒州的石彈和攻城弩箭,終於沖入軍寨前五百步範圍。
夏天冷冷的道「五十矢連弩射!」
「嗖嗖嗖」
五十矢連弩開始露出鋒利獠牙,如同一條條飛蛇,飛到最高點後,急速墜落。
「噗噗噗」
一個個阿古族騎兵被射穿鎧甲,落馬而亡。
箭射一片,就死一片,箭雨過處,絕滅生命。
阿古雄鷹看着身邊戰士一個個落馬身亡,心如刀絞,厲聲吼道「勇士們,衝過這片箭雨,我們就能殺光前面那膽小懦弱的荒州兵。」
「就像我們這二十年來一直做的那樣!」
「荒州人,都是奴隸。」
「只要衝到他們面前,他們就會潰散。」
「堅持住,我們能贏!」
「殺!」
阿古族私兵又留下了一萬具屍體,將五十矢連弩消耗光。
終於。
阿古雄鷹率剩下的兩萬多騎兵離荒州軍寨只剩百步,他們搭弓拉箭,開始向荒州軍寨速射。
荒州軍寨木牆上,開始出現傷亡。
同時。
「嗖嗖嗖」
荒州軍寨內的弓箭手也開始射擊,讓這一百步成為天狼軍難以逾越的天塹。
一步一步,都需要用人命來換。
五千人死傷的代價,阿古雄鷹離荒州軍寨只有三十步。
阿古雄鷹終於面露獰笑「上!」
「嗖嗖嗖」
阿古族五大族老從馬背上飛起,如同五隻雄鷹,速度極快,身形極為瀟洒。
「公主,跟我們走!」
其中兩個族老抓向呼延朵兒和呼延菊花。
「殺!」
三個族老手中的彎刀砍向夏天脖子「死吧!」
「荒州王!」
但,異變陡生
(大家周末快樂!)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