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寵後來襲,實景紅包了解一下
寵後來襲,實景紅包了解一下

寵後來襲,實景紅包了解一下奶氣月嬋

標籤:
都市小說《寵後來襲,實景紅包了解一下》,主角分別是楚冰皓冉,作者「奶氣月嬋」創作的,純凈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如下:更何況,僅有的一個炭盆也被原主賣了。盛兮將目光從沈安和身上收回,視線掃過院子,隨後背起一個背簍,另外,將沈安和剛才劈柴用的斧頭也一併丟了進去。沈安和從柴房出來時,盛兮已經出了門。他沒興趣問盛兮上哪兒,只是看着消失的斧頭抿緊了唇...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3 22: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沈安和剷除逆黨一事早早傳入了京城,朝堂上彼時議論紛紛,而許久不上朝的安平侯沈榷竟是破天荒地趕了大朝會,那臉上寫着的得意,好似在催促着眾人快快誇他,哦不,他兒子。
眾人對此嗤之以鼻,卻也真心誇讚。
他們雖知道皇上派沈安和去南疆是有重要任務,卻沒想到這任務竟這般重。那位安平侯世子還未及冠吧?如此年輕竟是在無人援助之下清了逆黨餘孽,有勇有謀,着實是個人才。
這般優秀的子弟當真是世家楷模,當初他們怎麼就沒發現這位安平侯世子呢?也不免,有些人打起了其他心思。
這一日,安平侯被人攔住,一番恭維後,那人試探地問他「侯爺,世子如今立了大功,將來定然位居高位。下官記得世子好似只有一妻吧?侯爺啊,世子恰值壯年,這房中怎能只有一個女人?你看咱們哪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咳!」那人忽然想到什麼猛地住嘴,「侯爺你是個例外哈!哈,哈哈!」
安平侯白了他一眼直接問道「有話直說,繞這麼大個圈子,你究竟想說什麼?」
「哎呀,侯爺別急,別急!我直說,直說。」那人頓了一下後忽然扯出一抹笑來,「那什麼,這不是楊大人家的嫡次女今年恰好及笄……」仟仟尛説
「楊大人?」沈榷挑眉,顯然很是意外,「怎麼,楊大人想要把女兒嫁給我兒子做妾?」
那人「!」
「咳咳!」那人用力咳了兩聲,急忙止住了沈榷的話,「侯爺莫要說笑,誰人不知楊大人特別疼愛自己這嫡次女,怎會將其嫁給人做妾!」
這安平侯可是真敢想,這種想法都能冒出來。這話若是讓楊大人聽到,屆時還不怒髮衝冠?
「可安和已經有了妻,再娶只能是妾了。」沈榷道。再說,憑他對那小子的了解,還有對自家小媳婦兒的黏糊勁兒,納妾定是不可能的。
然而那人卻呵呵一笑,故作高深地搖了搖頭說「不不不,侯爺,其實還有一個辦法。」
沈榷不語,只是挑眉看向他。
那人以為沈榷已經意動,畢竟楊大人也是國之重臣,兩家若是聯姻,對比早已在朝堂沒了什麼權柄可言的安平侯,男方這邊可是吃盡了好處。
所以,他湊近了沈榷低聲道「侯爺,世子他未來前途無量,可世子之妻卻是商戶之女,這多多少少,不,這必然會影響到世子前程。所以,下官給侯爺和楊大人想了個辦法。咳,侯爺可讓世子娶楊大人的女兒做平妻,待過上一段時日,直接尋個錯處,要麼將那商戶女貶為妾,要麼乾脆將那商戶女趕出去,給她一筆不菲的銀子,相信她不會……」
「嘭!」不等那人將話說完,沈榷直接一拳頭打在了其嘴上,直接打掉了那人兩顆門牙!
「嗚嗚嗚……」那人捂着滿口是血的嘴,抽疼地瞪着沈榷,卻是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而沈榷則不解恨,還想再上去揍人,恰好有人趕來,見此情形急忙攔住了沈榷。
「侯爺!這裡是皇宮啊!不能傷人!不能傷人!」來人急急勸道。
沈榷攥着拳頭朝那說客狠狠啐了一口,罵道「真他媽陰損啊!想把我家兒媳趕出去,好讓他楊家女做正妻?做什麼春秋大夢!就是安和答應了,老子也絕不答應!」
「奴!奴……」
「盛兮乃是我兒的救命恩人,若非她,老子早就是孤家寡人一個!你們竟敢打我兒媳的主意,你們是想死!!」
這些年來,沈榷一直表現得很是和善,插科打諢,以至於眾人幾乎要忘了他曾經戰功赫赫的將軍。可再是掩蓋起來,即便受過傷,將軍他也是個笑面虎,發起威來,哪裡是這些常坐朝堂的文人能受得住的?
當下,那人不僅被打,膽子也被嚇得裂了七七八八,若非人攔着,他怕要直接跟閻王相會了。
「呸!」沈榷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斜眼看了不遠處圍過來的人,索性衝著眾人喊道,「你們都別他娘地打我兒子主意!老子這輩子只認盛兮這麼一個兒媳,誰再給老子出那些亂七八糟的主意,老子絕對打得他滿地找牙!」
那個早已被打得滿地找牙的大人聽後,心跳猛地一滯,白眼一翻,當下就昏了過去。
有人想要去扶那人,可看着滿臉陰翳的沈榷竟是無人敢上前。好在沈榷在掃了他們一眼後,冷哼一聲沒有多留,轉身離開了。
他一走,眾人便紛紛湧上前,着急忙慌地要麼掐那大人人中,要麼就是叫太醫。總之,一陣兵荒馬亂。
但也因為這件事,那些想要打沈安和主意的人家一時歇了心思,急忙捂住已經冒出來的念頭,生怕沈榷聽到後直接打上門。
而京城裡的這些荒誕事沒能傳到盛兮等人耳中,他們在行進了半個月後,終於到達了裕州。然而還不等他們進入下螢村,迎面就碰上了從村子裏騎着馬急急跑出來的項原。
「項原!」盛兮聽到聲音,撩開窗帘見是項原喊了一聲。
他們這次回來比上次帶的人還要少,就如同尋常客商。而眼下這下螢村因為盛兮的製藥作坊已然擴大一倍不止,村子裏人生活富裕起來,時不時路上來那麼一兩輛車馬已是尋常。
所以,疾馳的項原並未留意對面而來的人是誰,一心只想着往前趕。
而盛兮這聲喊他也沒聽清,直到盛兮又喊了一聲,項原忽地驚覺,下一瞬便猛地扯住了韁繩。
「吁!」項原調轉馬頭,一眼便看到了正探出頭的盛兮,不由瞪大眼睛驚喜地喊道,「姑娘!」
「嗯,是我。」盛兮笑着點了點頭,問他,「你這是要做什麼?如此着急?」
項原聞言猛地回神,跳下馬來便沖至盛兮跟前,沖其焦急道「姑娘,三娘要生了!」
盛兮一愣,下意識道「不是七月才……」
「三娘去後院打水,結果不小心摔了一跤,早產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