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穿書後我嫁給了反派大佬
穿書後我嫁給了反派大佬

穿書後我嫁給了反派大佬錦囡妙計

標籤: 沈莫歡 穿書後我嫁給了反派大佬 譚珺尤 都市
小說《穿書後我嫁給了反派大佬》,超級好看的都市小說,主角是譚珺尤沈莫歡,是著名作者「錦囡妙計」打造的,故事梗概:吆喝着村民:「天快黑了,各回各家,各帶各的娃。」「白大爺,他們兄弟倆為啥打架呀?」「咳,有句話叫家仇不可外揚。」白老爺子氣得很腦子倒清醒:「所以,無可奉告。」眾人覺得好笑,但也不好再纏着問東問西。都被攆了也只能離開白老三這個破院子。白素素和二妹回到破屋的時候發現家裡多了七八個人。鮮少出現的爺爺奶奶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18:2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王張氏回到村子的時候遇上了一個婦人。
那不是別人,正是白老太娘家的弟媳劉氏。
白素素都不知道的是,她們住在同一個村莊。
「喲,王三家的,你這是打哪兒來呀?又去賣閨女了嗎?」
王家的大丫頭賣給了白家頂了自家大姑子的缺,這事兒讓許家的人氣惱不已,所以逮着機會就各種羞恥。
王張氏沒有理她,打算繞道離開。
結果劉氏卻故意惹事,直接伸手去拉王張氏的包袱,一拉一扯,糕點布料外加那幾件孕婦裝全都掉到了地上,還滾出來一隻銀手鐲。
劉氏一看眼紅了,這些肯定是從白家撈來的好處。
「喲,對不住,王三家的,你家發財了買了這麼多東西。」
這些可都是好東西,單就那銀手鐲怕是要值十多兩銀子,還有布料糕點,都是值錢的。
「發什麼財,這是我閨女給的。」
王張氏知道她是故意的,一生氣索性就挑明了說「我家丫頭倒是一個有福的,之前說是做小妾,結果白老太爺卻和原配失和和離了,這不,我家丫頭生下了一個兒子被老太爺扶正了,這些呀,都是丫頭給我們的。」
你不是羨慕嫉妒恨嗎?
那就讓你嫉妒個夠!
王張氏一邊撿一邊說「我家大丫頭生下孩子不僅人沒變瘦還發胖了,也張開了,越來越好看了,果然是女大十八變……」
有本事你家大姑姐就拴住老太爺的心不要和離啊,你不和離還是一個正室,自己家閨女還得伏小伺候呢。
你要讓位置那不是自己家丫頭的福氣是什麼呢。
「你……」
劉氏原本只是想惹惹王張氏,哪知道給自己惹出一肚子的氣。
「你這些肯定是偷的,我要告訴白家人。」
「隨你高興。」
閨女說了,給她的東西是自己能做主的,要不然她也不會收。
就是那個銀手鐲,也是女兒向老太爺報備了的。
劉氏是真的越想越氣。
回家就是一陣嘀咕。
「大嫂,你說說咱們家他大姑和你家細妹,姑侄兩人都進了白家門,以前白家窮就不說了,現在白家發達了,她們姑侄倆卻靠邊站,你說說,咋就這麼笨呢?」
細妹就是大嫂的女兒嫁給了白德成,還是白家的長媳。
「細妹這兩年回娘家可有給你準備了這麼多禮?」
「哪有啊。」
鄭氏是個老實人,一臉的尷尬「嫁出去的女沷出去的水,總不能指望她補貼娘家。」
要說,鄭氏還是知道閨女這些年都過得不容易。
白素英出嫁折騰空了白家的家底,細妹也給自己說了白家在外人看來是發達了,事實上真正發達的只有三房,三房的發達靠的是白素素。
而大姑子直接將三房的白素素得罪得死死的才會落到現在的下場。
既然都不能挽回了,劉氏還去管王家幹嘛?
「我就想不明白啊,大姐好歹給白家生了三子一女呢,娘家得到了什麼?」
「她大姑不是和離了嗎,能得啥?」
鄭氏道「別管那麼多日子各過各。」
偏偏,有人就是要找事兒,劉氏卻特意去看了白老太。
老太太這聽聞小妾被扶成了正室大罵一通後最後把自己氣病了。
此時正請了肖大夫來看診呢。
「他大姑,咋這麼瘦了,咋病了?」劉氏一來乍乎乎的「是不是被那個小妾人氣着的?」
「二嬸,您走累了吧,快來喝點茶。」
小許氏連忙打茬準備將人拉到一邊。
「不累不累,我看你娘這樣心疼啊,細妹啊,她既是你娘又是你姑,你得精心伺候她。」
小許氏好想……
「二嬸,我都是當婆婆的人了,自然會做好榜樣好好伺候我婆婆。」
她真是氣死了,這個二嬸一向愛管閑事,別人的事諸葛亮自己的事兒豬一樣。跑來教訓她,怎麼不想想當年她自己是怎麼對她卧病在床的奶奶的。
「這就對了,你姑這輩子在白家就沒享過福,以前白家這麼窮她拉扯幾個孩子伺候公婆,兒女拉扯大了該享福了,白老頭兒居然納妾了,還和離,你看看,現在他納個小妾不說,還寵得很,連那個賤人的娘家人都跟着享福了,又是送好布料好衣服又是送糕點銀手鐲,你說說……」
「他二舅娘,你說啥?」
老太太一聽這還得了。
「我就……」
「二舅娘,快出來坐,這兒有料糕點。」徐氏一下就聽明白了,這是挑唆是非來了。
老太太的病可不能再激動了。
肖大夫才說了,再激動沒準兒就半身不遂了。
結果,無論是徐氏也好小許氏也罷,硬是沒攔住這個大嘴巴。
「她姑啊,你還不知道吧,我昨天看見王張氏從白家回去,背了這麼大一個包袱,我不小心撞到了她,包袱就掉到了地上,然後啊……」
和王張氏對罵的話一字不漏的學給老太太聽了。
「這個老不休和小賤人聯合起來恥辱我,我……」
老太太的一張臉漲得通紅,罵著罵著話就說不清楚了,然後,整個人往後倒。
「娘……」
徐氏見狀一把上前抱住她「大嫂,快去請肖大夫。」
肖大夫才出大門不久呢。
大夫再接回來,皺眉不已。
「我不是交待過了嗎,不能生氣不能發脾氣,你們偏不聽,現在好了,中風了,癱了!」
肖大夫氣得吹鬍子瞪眼「我來一趟看兩次病,你們給多少診費?」
「肖大夫,我娘這病?」
「我是大夫不是神仙,她自個兒都不願意好好活着,總要作死,吃藥吧,好的話三五年都死不了,不好的話,就三五天三五個月的事兒。」
白德成和白德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二舅娘,你滿意了?」
徐氏氣得半死,家裡白素梅腿斷了還沒錢治呢,原本就癱着一個了,現在老太太也癱着了,她和大嫂得天天伺候屎尿。
「德旺家的,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娘病了,大夫就說了不能動氣,你倒好,一來就火上澆油,說我爹怎麼怎麼不對惹得她急火攻心直接中風癱了,你來伺候她嗎?」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