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德音不忘

標籤: 周蕾 宋嫿 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都市
經典力作《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宋嫿周蕾,由作者「德音不忘」獨家傾力創作,故事簡介如下:一個是鄉下來的小村姑;一個是人盡皆知的廢物;這樣的兩個人,倒也是絕配。一時間,人人都在等着看宋家大小姐的笑話。..某日,眾人眼中那個小村姑和廢物,同時出現在大佬雲集的酒會上。宋?O表示:「我是來端盤子做兼職的...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1 11:3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雖然方玲早就有心理準備方翠香是被逼跳樓死的。
但是在聽到方翠香的遺書時,整個人還是難受得不行,此時,她已經不僅僅是傷心了,更多的是憤怒。
且憤怒值已經達到了頂峰。
她恨不得馬上就找到方富貴和李秀茹,將兩人大卸八塊。
「翠香啊!你這孩子受了這麼大的委屈,為什麼不來跟小姑說一聲?讓小姑來給你討回公道」
方玲整個人都癱軟在地上,臉上全是鼻涕和淚水。
以往,她是個很注重外在形象的人。
可這一刻。
她已經顧不得什麼形象美醜了。
「翠香,我可憐的孩子。」
韓文茵扶起母親,「媽,您別難過了,快起來。您這樣表姐要是知道了她心裏也會不好受的。」
韓英才也來扶方玲,「茵茵說的對,翠香不是在信上說了嗎?她希望我們開開心心的,不希望我們因為她傷心難過。」可說著說著,韓英才也抹起了眼淚,方翠香這孩子的經歷實在是太讓人心疼了。
那一刻,她該是有多絕望,才會從36層高樓上跳下來。
越想越覺得難以呼吸。
警方這邊第一時間將方翠香遺書公布。
畢竟這件事在社會面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必須要給關注這件事的人們一個交代。
很快。
警方的公布就被頂上可熱搜。
她的遺書讓無數網友潸然淚下。
【都二十一世紀了,竟然還有這種重男輕女的父母!該死!】
【小姐姐今年才二十七歲,沒人知道她決定從36層高樓跳下去的那一刻,她心裏在想些什麼!遺書里說,她不恨任何人,她也不配恨任何人,她甚至感謝父母給了她生命】
【我女兒今年也二十七歲,從小到大我都沒對她說過一句重話,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我絕對不相信世界上竟然有這種父母。】
【哭了整整半小時,心情還是不能平復。幸好小姐姐的生命中還有陽光,要感謝小姑一家,還要感謝那位願意與她交心的茵茵表妹。】
【這種狼人父母該死!】
【去看了下那對父母之前的採訪,他們裝模作樣的樣子真噁心!噁心吐了!他們怎麼不去死呢?有沒有住在謝麗香苑的?能不能代替我去扔個臭雞蛋白菜幫子!】
【心疼小姐姐。預產期下個月29號,如果不嫌棄的話,希望小姐姐來做我的孩子,我一定好好愛護小姐姐,讓她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長大,給她最好的教育,讓她實現自己的理想。】
【重男輕女真的很不能理解。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因為計劃生育的原因,很多家庭為了能生個兒子,不知道扔掉了多少女兒,不要否認這件事,因為我就是因為重男輕女被扔掉的那個。永遠都不會原諒他們,感謝自己遇到了現在的父母,小姐姐雖然沒有被扔掉,但她的境遇還不如被扔掉!】
【雖然樓上說的話有些不好聽,但確實是這個理。】
【組團去扔臭雞蛋,有沒有一起的?】
【帶上我!】
【我也要去!】
【我要上班暫時沒用,你們誰去了記得直播一下,我給大家刷禮物。】
【還有我。】
【】
輿論發酵的很快。
不過,方富貴和李秀茹還不知情,不過,他們已經接到了派出所的電話,那邊讓他們過去一趟。
李秀茹非常激動,笑着道「王警官打電話讓我們過去,肯定是要給咱們發慰問金的。我聽說網友們組織了下捐款,聽說不少錢呢!」
聞言,方富貴也有些激動,「真的嗎?有多少錢?」
「少說也得**十萬吧!」李秀茹道。
她的臉上已經完全看不出來悲傷了。
本以為女兒死了會給他們帶來巨大的損失。
卻沒想到,方翠香的死不僅不沒有帶來損失,反而帶來了一筆意外的收穫。
他們現在不僅擁有石彪給的兩百萬彩禮,還收到了二十多萬的慰問金。
現在警局又打電話給他們去拿慰問金。
真是太好了!
兩人剛走到門口,空氣中就響起敲門聲。
李秀茹心下大喜。
肯定是又有人來給他們送錢了!
這群網友真是太蠢了!
他們說什麼,那些人就信什麼!
李秀茹看向方富貴,接着道「肯定是有人給我們送錢過來了,你注意下表情。」
「好。」
這些天,方富貴做起這些事情的時候,已經得心應手了。
不過轉瞬之間,方富貴臉上就充滿了悲傷,眼淚也一下子就涌了出來。
李秀茹也整理好表情,打開房門。
門外站着一群人。
李秀茹楞了下。
她沒想到,竟然來了這麼多人,看來,這次拿來的錢肯定不少。
「你們是方富貴和李秀茹吧?」
李秀茹點點頭,哭着道「是,我們是,方翠香就是我們的女兒。」
本以為下一秒,這些人會拿出錢,然後好好安慰他們一番。
沒想到,李秀茹瞬間眼前一黑。
啪!
一個臭雞蛋被扔到了李秀茹的臉上。
啪!
又是一個臭雞蛋。
接着是白菜幫子,爛番茄
李秀茹和方富貴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人扔了滿身臭烘烘的垃圾。
「賣女求榮!你們這兩個垃圾,會下地獄!」
「對!下地獄!」
「你女兒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去死吧!」
這裡是拆遷的老小去,樓道里沒有監控,電梯內的監控也早已被認為破壞,一群人扔完垃圾後,就乘坐電梯下樓了。
狼狽的方富貴和李秀茹相互對視一眼,眼底全是疑惑的神色。
這是怎麼回事?
這些人是瘋了嗎?為什麼要朝他們身上垃圾。
李秀茹有些慌。
難道
發生了什麼?
方富貴也想到了這裡,回頭看向李秀茹,「秀茹,你、你說這是咋回事啊?」
李秀茹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報警!先報警!」
警察倒是來的很快。
李秀茹哭着道「警官同志,我女兒剛死,這些人就來欺負我們!你們可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
警察做好筆錄,「放心,我們會處理的。」
語落,另一名警員接着道「你們倆換件衣服跟我們走一趟吧!今天上午有個匿名群眾在小區綠化撿到了您女兒的遺書,你們去警局認領下。」
遺書!
方翠香竟然還留遺書了。
聽到這句話,方富貴的手都在發抖。
他有種預感,方翠香肯定沒在遺書上說他們好話。
如若不然,他們不會被人堵在門口扔臭雞蛋。
李秀茹也傻眼了。
她本來以為這些人是叫他們過去領慰問金的,沒想到是留遺書,李秀茹看向警察,「警官同志,我們能問一下那個遺書是什麼內容嗎?」
「這個我們也不知道。」警察搖搖頭。
兩人進屋簡單的沖了個澡,便換上衣服跟着警察來到警局。
一路上,方富貴非常忐忑,壓低聲音道「你說翠香那丫頭不會在遺書上說我們什麼壞話吧?」
李秀茹雙眼一瞪,十分生氣的道「她敢!我是她媽,沒我就沒她,她憑什麼說我壞話?」
方富貴嘆了口氣,「她連死都不怕,還有什麼是還不敢的?」
當初李秀茹要把方翠香嫁給石彪的時候,也是這麼又自信心。
可後來呢?
後來方翠香居然從36層高樓跳下去了!
一直到現在,方富貴還心有餘悸。
李秀茹皺了皺眉。
就在兩人快要踏進警察廳的時候,方玲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衝過來,一把揪住李秀茹的頭髮,將李秀茹按到在地上,又捶又打,「你這個蛇蠍心腸的毒婦!你連自己的女兒都害!你還我侄女的命來!」
李秀茹沒有防備,被方玲按在地上,不得動彈。
方玲雖然很生氣,但她打人還是很有分寸,她每一下都避開了方翠香的面部。
看到自己老婆被欺負,方富貴立即上去幫忙,「姐!姐!都是一家人,你有話好好說,你不要動手啊!」
「你給我滾!」方玲戰鬥力瞬間爆表,一腳踹開方富貴,憤怒的道「自己的女兒都護不住!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她現在只要一想到方翠香的遺書內容,就憤怒不已!
尤其是想到方翠香破碎不堪的躺在那裡的時候。
不知道身為親生父母的方富貴和李秀茹看到方翠香那個樣子的時候,是什麼心情!
他們會不會難過!
或者根本就不會吧!
畢竟他們永遠都是把金錢和兒子放在第一位。
或許。
當方翠香從三十六樓跳下去的那一瞬間,他們擔心的不是方翠香的生命安全,他們擔心的是那三百萬的彩禮會不會被石彪拿回去。
方玲越想越氣,下手也就越來越狠。
幸好有幾個民警跑過來把兩人拉開,「你們有話好好說,動手是不對的!」
「警察同志,你們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她差點把我打死了!」李秀茹躲到警察身後。
方玲的眼眶很紅,「你把好好一個孩子給逼死了,我打的就是你!李秀茹!你這個掃把星!」
「你們兩位都冷靜一點,大家彼此都是親戚,鬧成這樣沒必要!」
方玲哭着道「警察同志,你是不知道這個女人有多狠毒,我侄女還活着的時候,受了多少委屈!」
「你放屁!」李秀茹氣得破口大罵,「方玲你在顛倒黑白,是不是想私吞翠香的慰問金!我告訴你,我們才是翠香的親生父母,她的錢,你一分別想拿走!」
一聽這話,別說方玲很生氣,就連邊上的警察都氣不打一處來。
這都什麼時候了,李秀茹竟然還想着錢!
這種父母真是太可怕了!
方玲衝過來,還要再打李秀茹,卻被韓文茵和韓英才攔住。
「李秀茹!你媽死了!你爹也死了!你們家祖宗十八代都是不是人!」方玲將最臟最髒的話都罵了出來。
若不是有警察將兩人控制住的話,一場惡戰在所難免。
好半晌,方玲的情緒才慢慢穩定下來。
這邊。
方富貴和李秀茹也拿到了方翠香的遺書。
看着被血染紅的興奮,方富貴顫抖着手,遲遲不敢將信封打開。
李秀茹是不識字的。
在那個年代,他們村跟她一般大小的女孩子都不認識字。
因為這個時候大家的觀念都是一樣的。
女孩子長大後結婚生子就是別人家的人了,所以讀書也是白讀。
李秀茹催促道「你快看看裏面都寫了什麼!」
方富貴這才顫抖着手打開信封。
看完第一行。
方富貴就傻眼了,一股怒火湧上心頭。
這個死丫頭!
她怎麼敢!
她是怎麼敢說出這些話的?
怪不得那些人要朝他們扔臭雞蛋?
方富貴扔掉遺書,看向韓文茵,「茵茵,這封遺書是不是你教我們家翠香寫的?」
方翠香就是個初中生而已,她哪有這樣的文筆?
還有。
身為父親,方富貴一直都很了解方翠香,她是個乖巧懂事聽話的女兒,所以她才會同意初中沒讀完就去打工掙錢給弟弟讀書,這次嫁人也是。
為什麼方翠香會突然想不開跳樓,並且留下一張黑白顛倒的遺書?
這一切肯定都是韓文茵慫恿的!
韓文茵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畢竟,方翠香已經答應嫁給石彪了,按照他對方翠香的了解程度來看,方翠香既然答應,就不會出爾反爾。
所以!
肯定是韓文茵!
方富貴接着道「韓文茵!別以為你掙幾個錢就有多了不起的!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們家翠香不會死!她現在已經嫁給石彪,跟着他一起出國,吃香的喝辣的去了!」
「韓文茵,你還我女兒命來!」
韓文茵很無語。
真沒想到舅舅是這種人。
不過一次性看清了也好。
以後他們家徹底的跟方家斷絕關係。
看到方富貴如此詆毀女兒,韓英才可忍不了,立即衝過去,跟方富貴扭打在一起,「方富貴!你害死自己的女兒還不算!現在還要害死我女兒嗎?你這個王八蛋!我TM打死你!」
場面一度混亂。
這邊。
方翠香去世的事情並沒有影響到方偉志的生活,他開車帶了好幾個同學,前往隔壁市自駕游。
在方偉志看來,這都是方翠香自找的,跟他沒有任何關係。
嫁人是方翠香自願的,最後又想不開去跳樓,也不知道是要做給誰看。
方偉志一手握着方向盤,另一隻手點燃一根香煙,笑着道「今天晚上我請客,你們想吃什麼?」
「聽說C市的**酒樓還不錯,就是有點貴」
方偉志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樣,「貴點怕什麼?大不了我再多開發幾個軟件!」
很顯然。
方偉志演的戲,不僅成功的騙到了旁人,還騙到了他自己。
另一名同學道「偉志,你開發的軟件叫什麼名字?讓我們也看看啊!」
「對對對。」車上的其他三個同學紛紛附和。
聞言,方偉志臉上的表情僵硬了一瞬間,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接着道「我是直接跟外企合作的,有時間再給你們看。」
「好的。」
「志哥你真是太厲害了!」
「志哥流弊!」
聽着同學們奉承的聲音,方偉志臉上全是得意的神色。
他覺得這樣的人生才有意思。
從前的二十多年,他算是白活了!
不多時,車子便停到了**酒樓門口。
五人吃完飯,又去夜店唱歌,方偉志還找了好幾個公主作陪。
反正他現在有的是錢。
年輕嘛。
就是玩。
等五人從夜店出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五人晃晃悠悠的,滿身酒氣的走到車前。
只見,原本黑色的轎車,車身被人噴滿了紅油漆。
然後還有幾行白色的字【殺人償命!】
【人血饅頭好吃嗎?】
【還方翠香的命來!】
紅白相間。
格外滲人。
尤其是在清晨。
方偉志被嚇得連連倒退幾步。
怎麼會這樣?
他甚至以為是自己眼花了,立即抬手揉眼,可眼前的一幕依舊沒有半點變化。
「啊!」
方偉志臉色蒼白的跌坐在地上。
其他四人也瞬間清醒,立即撥打電話報警。
很快,警察就來了。
了解了事情的經過後,警察接着道「你放心,我們一定查出來這是誰幹的!」
「謝謝。」方偉志彎腰致謝。
警察看向方偉志,終究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方翠香是你姐姐?」
雖然方偉志很不想承認自己有個如此丟人的姐姐,但此時卻不得不點頭,「是的。」
聞言,方偉志身後的其他四個同學都非常驚訝。
方翠香事件最近無人不知為人不曉。
沒想到,方偉志竟然是方翠香的弟弟。
有些事情細思極恐。
尤其是方翠香還在遺書內提及自己多年上班的工資都給了弟弟當學費,這次被迫嫁給一個七十歲的老頭子的也是為了弟弟。
畢竟老頭給了三百萬的天價彩禮!
難不成
方偉志的車就是用這筆彩禮錢買的?
怪不得!
怪不得方偉志一直不願意把自己開發的軟件公開給大家看。
原來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開發軟件。
這一切都是他自導自演。
此時此刻,幾個同學也終於明白車上寫的那句『人血饅頭好吃嗎?』是什麼意思!
就在此時,警察局大廳內大搖大擺的走進來一位年過花甲的老爺子。
「沒錯!事情是我乾的又怎麼樣?像他這種小癟三,早該得到報應了!」
「那是你的親姐姐!」
越說越激動,老爺子直接走過來,一把揪住方偉志的衣領,「混蛋!你就是個混蛋!你姐姐冤魂不散,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親姐姐跳樓慘死,屍骨未寒,親弟弟竟然還有心情在外面唱歌跳舞,吃喝玩樂。
說到最後,老爺子鬆開方偉志的衣領,走到警察身邊,「警察同志,那些事情都是我乾的,我就是看不慣這種沒良心的人渣,你們把我抓起來吧!要關要打隨你們的便,反正我老頭子就是沒錢賠給他!」
跟在方偉志後面的幾個同學也在這個時候清醒過來。
「方偉志!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
「你根本就沒有開發軟件,所以才心虛不敢給我們看對不對?」
「你真是太噁心了!」
「以後就當我們不認識!」
跟方偉志這樣的人渣做朋友,是一種恥辱,更何況,現在輿論發酵得這麼大,這種時候若是還不跟方偉志撇清關係的話,必定會受到牽連。
人都是現實的。
幾個同學紛紛離方偉志而去。
方偉志哪裡能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方翠香自己想不開要跳樓,跟他有什麼關係?
為什麼要把所有的一切都怪到他頭上?
這對他來說,也太不公平了!
方偉志失魂落魄的來到酒店,卻見酒店服務生在看他的時候,眼神非常奇怪。
難道自己被認出來了?
方偉志來到酒店房間之後,打開電腦才知道,原來方翠香在跳樓之前還寫了一封遺書,因為這封遺書,這件事已經引起了全社會的關注。
而他這個弟弟自然也被牽連到了!
甚至有媒體上傳了今天早上他的車被人噴油漆的視頻。
【這個弟弟不是人,明知道姐姐陷入火坑,也不拉姐姐一把!】
【老爺子乾的漂亮。】
【哈哈哈笑死,這個老爺子我認識,他是我們小區的,聽說腦子有些不太清醒,有間接性精神病,今天早上肯定處於發病期!】
【拿着姐姐的賣命錢去買車買房!好樣的真是好樣的!此時此刻,我非常希望這個世界上有鬼,讓這些惡人血債血償!】
【@京城大學,這是你們的學生吧?就這種素質也配成為京城大學的學生?】
【人血饅頭啃得不錯!】
【親姐姐才跳樓,屍骨未寒,身為親弟弟,他竟然拿着用姐姐命換來的錢夜夜笙簫買車買房!好樣的!真是好樣的!我現在終於明白姐姐為什麼要跳樓了!這種感覺我一個外人看着都覺得窒息,更別說姐姐這個當局者了!】
【不能理解,為什麼姐弟情可以薄弱到這種地步!】
【連父母都那麼狠心,更別說姐弟了!】
【姐姐一路走好,壞人由我們來幫你懲罰。】
【】
看到這些評論與新聞,方偉志的腦子都要炸了。
「啊!」
他沒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尖叫一聲。
方翠香的死跟他沒有關係,為什麼都要來找他?
接下來。
方偉志的日子不會太好過,學校他已經沒臉回去了,別說學校,現在無論他走到哪裡,都會被人指指點點。
不過一個星期。
方偉志就如同換了個人,鬍子拉碴,頹廢不已。
方富貴和李秀茹的日子也不好過,自從遺書事件發酵以後,兩口子每天晚上都能夢見方翠香穿着一身紅色的嫁衣前來索命。
李秀茹變得神經兮兮的,每天都懷疑這裡有鬼,那裡有鬼。
方翠香葬禮這天來了很多人。
大家都來給這個年輕的姑娘送行。
說來也怪,明明前一天是大晴天,天氣預報也沒說有雨,可是到了葬禮這天,原本晴着的天,卻突然下起了濛濛細雨。
城市上空籠罩着一層烏雲。
葬禮是方玲和方怡這兩姐妹操辦的。
方怡抹着眼淚,「沒想到翠香這孩子這些年來過得是這樣的日子。」
她住在南城,距離京城好幾千公里,平時很少見到方翠香。
得知方翠香的遭遇,方怡是又震驚又心疼。
戴雪雪看着遺照上的方翠香,眯了眯眼睛,她這個大表姐一生懦弱,沒想到臨了還幹了一件驚天大事。
就是太蠢了!
如果她是方翠香的話,她才不會跳樓,她要把整個方家都攪得雞犬不寧方可甘心!
自己死算什麼?
不得拉個墊背的?
戴雪雪小聲朝母親道「其實大表姐挺笨的!」
方怡嘆了口氣,「這孩子就是太極端了!有什麼事情跟我們兩個姑姑說一聲不就行了,為什麼要想不開呢?」
身為姑姑,她若是知道這件事的話,她肯定會趕過來給方翠香做主。
可惜
想到見到方翠香遺體和遺書的那一幕,方怡又哭了起來。
她這個侄女的一生真是太苦了!
從墓園回來。
韓文茵一直覺得悶悶的,便獨自找了個近路下山。
她在回想與方翠香點點滴滴。
明明最後一天見面時,她還很開心,明明這期間她可以跟自己求救,可她沒有。
由此可以看到,她求死的決心有多麼強烈。
為什麼?
韓文茵深吸一口氣,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任憑雨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她的身上。
就在此時,一頂黑色的雨傘撐到了她的頭上。
握着傘柄的手白皙修長,異常好看。
順着這隻手往上看,便看到一張英俊的臉。
這是。
宋博琛。
「宋大哥。」韓文茵抬手擦了下臉上的淚痕。
宋博琛遞給她一張紙巾。
「謝謝。」韓文茵道。
宋博琛接着道「不客氣,我送你回去吧。」
「好。」韓文茵點點頭。
接下來,兩人什麼話都沒說,就這麼安靜的走着。
約摸十分鐘左右。
宋博琛淡淡開口,「韓老師,你要是覺得累的話,我的肩膀可以借你靠一下。」
韓文茵是漫畫界小有名氣的作者,因此熟悉她的人都會尊稱一聲老師。
聞言,韓文茵楞了下。
宋博琛將手放到韓文茵的腦袋上,微微用力,將她的頭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這一瞬間。
韓文茵愣住了。
時間彷彿在此刻定格
P國。
佩洛依坐在咖啡廳內靠近窗戶的的座位上。
坐在她對面的,是一個站着絡腮鬍的中年男人。
這便是瑪森教授。
「瑪森教授,這是我們實驗室的方案,請您過目。」佩洛依將方案遞給瑪森。
瑪森伸手接過。
將方案看了一遍,瑪森眯着眼睛說出了自己的擔憂,「佩洛依小姐,首先,我很相信您的能力。卡斯拉教授要是沒有您的話,他也撐不到現在。但是,我希望您能理解我的苦衷,我聽說,卡斯拉教授之前和宋教授有過談話。」
因為宋嫿的否定,所以佩洛依才找到了她。
宋嫿畢竟是生物界的老大。
連她都不看好的事情,瑪森教授也有些擔心。
一旦試驗失敗,後果不堪設想。
不等佩洛依說話,瑪森接着又道「我聽說,卡斯拉教授也去找過阿尼克教授。」
同樣,阿尼克也因為宋嫿的原因,婉拒了合作。
原本佩洛依會否認這件事,沒想到,佩洛依卻笑着道「瑪森教授,這件事阿尼克教授這輩子最後悔的一個決定!但是這個世界上永遠沒有後悔葯!同樣,我也希望您能把握住這個能改變命運的機會,若是您也跟他們一樣的話,那就當我今天沒來過。」
可瑪森心裏依舊還有顧慮,「可,宋教授」
佩洛依眯了眯眼睛,緊接着道「瑪森教授,我想您應該比我更明白人性都是貪婪的,如果您是宋嫿的話,我相信您也會跟宋嫿做出同樣的選擇。因為她是生物界的佼佼者,既是佼佼者自然見不得有人壓她一頭!」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