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
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

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雲清霍景深

標籤: 雲清 都市 霍景深 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
小說叫做《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是作者「雲清霍景深」寫的小說,主角是雲清霍景深。本書精彩片段:傳說霍家四爺薄情冷血,不近女色,被迫娶了個又聾又啞的廢物嬌妻,嫌棄得第一天就打算扔去喂老虎。 當夜,被吻得七葷八素的小女人反壁咚了霍爺。 「聽說,你嫌棄我?」他的小嬌妻清眸微眯,危險又迷人。 清冷禁慾的霍爺面不改色,動手扒衣服:「嗯,嫌棄得要命。」 見到她第一面起,他就知道,這是個要他命的妖...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0:3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雲清就站在霍景深身旁,自然將君九辰這兩條信息內容看得清清楚楚。
顯然,這是君九辰為她設的套,一個逼得她不得不跳的圈套。
霍景深知道雲清的心思,他當然不會讓雲清自己去。
「先回去休息整理一下,我們明天再去一趟山龍淵。」
雲清點點頭,她也覺得君九辰那個人捉摸不透,不是好應付的。
雖然她直覺君九辰不會害她,但他手上現在拿捏着團團的命,雲清更需要步步為營……
流風已經差人送了兩套乾淨衣服上來。
雲清和霍景深換上後,直接開車回到了別墅。
進門後,雲清第一時間去看了團團和圓圓。
流風提前聘請了有經驗的保姆在家照顧,附近又安排了不少保鏢,安全問題自然不用擔心。
但饒是如此,團團和圓圓還太小,被帶到一個陌生的環境仍舊不適應。
就連一向活潑的圓圓也有點焉了吧唧的,直到看見爸爸媽媽會來,才露出燦爛的笑臉。
「媽咪……霸霸!」
她手腳並用朝雲清他們飛快地爬過來。
霍景深將女兒一把抱了起來,雲清摸了摸圓圓肉嘟嘟的小臉,隨後又去檢查團團。
團團臉色仍然透出些病態,但精神還算好,配合地默默伸出小手,由媽咪診脈。
雲清心疼寶貝兒子的懂事,親了親他的小臉蛋,溫聲道「寶貝別怕,媽咪一定會讓你好起來的。
霍景深靜默地在旁邊看了一會兒,他邁步將圓圓放到團團身邊,「看着妹妹。」
雲清不滿地回頭瞪他,卻被霍景深無視了。
他將雲清一把抱起,大步流星地往樓上主卧走。
「霍景深,你放我下來……」
男人垂眼看她,目光裡帶着一絲不悅「自己手腳冰涼沒有感覺嗎?」
他將雲清直接抱進了浴室,打開籠頭替她調試水溫。
「泡個澡,我去幫你拿衣服。」
他口吻雖淡,卻不容拒絕。說著,人已經轉身出去了。
雲清看着男人的背影,嘴角禁不住微翹了翹,在霍景深心裏,她永遠會被放在第一位好好照顧。
這種偏愛,大概沒有人不會迷戀……
霍景深走下樓,就看見圓圓和團團對面坐着,而圓圓正在扮鬼臉逗哥哥開心。
團團明顯毫無波動,但看在妹妹這麼費勁兒的份上,還是很給面子地扯了扯嘴角,露出個……非常生硬的笑容。
霍景深邁開長腿走過去坐下,同時吩咐保姆帶圓圓去吃點東西。
而他居高臨下地看着地毯上的兒子,父子倆大眼瞪小眼,迷之沉默,在兩人中間流淌。
還是團團先開口「說吧。」
他親爹每次這麼看着他,團團就知道,沒好事找他……
霍景深沉吟了片刻,道「簡單來說,有人對你媽咪心懷不軌,我打算去處理一下。你要做的,是拖住你媽咪,能做到嗎?」
團團沉默了幾秒,「『心懷……不軌』,不懂。」
他再聰明,也還不到接觸這種詞彙的時候……
霍景深也沉默了幾秒。
跟個還不到一歲的小東西,解釋什麼叫『心懷不軌』屬實有點為難他。
霍景深勉為其難地解釋「有人要把你媽咪搶走,理解嗎?」
搶他媽咪??
團團當時眉頭就皺了起來,嚴肅地點了下頭,「明白。」
「很好。」霍景深上半身微微前傾,朝兒子伸出手,「合作愉快。」
團團小手握住他的大手,父子倆在這一刻統一戰線!
雲清泡完澡出來,保姆已經被打發離開,團團和圓圓兩個小傢伙坐在柔軟的地毯上,背靠着背,各玩各的。
而廚房裡,是霍景深的身影,他系著圍裙正在準備晚餐,囿於一片人間煙火中,彷彿謫仙步入凡塵。
雲清靠在門邊看着,輕眯了眯眼睛,眼底生出小星星。
「霍先生,你真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我上輩子肯定拯救了銀河系!」
霍景深對她的彩虹屁早就習以為常了,舀了勺湯吹涼了喂到她嘴邊,「嘗嘗鹹淡。」
「好喝。」雲清對霍景深的廚藝一向滿意。
而且上次回到北城後,霍景深閑在家,特地花時間跟姜如心和張嫂學了做菜,當然都是雲清喜歡的菜式。
「老公,你也太好了。」雲清摟住他的腰,膩膩歪歪。
霍景深垂眼看她,是外人難以想像的溫柔寵溺。
「不是說要抓住一個女人的心,得先抓住她的胃么?」
雲清笑出聲,「但一般說這句話的,是女人。」
霍景深不以為意,「什麼年代了?還男人不下廚?」
在某些方面,霍景深的確算得上男德的代表。
二十分鐘後,晚餐上桌,團團早就自力更生吃飯了,圓圓自從哥哥上次生病後,明顯懂事乖巧了許多,也有樣學樣,只是圍了自己一臉南瓜糊。
霍景深看不下去,親自上手,替女兒收拾乾淨,然後一勺一勺喂她。
事實證明,再有潔癖,再Bking的男人,在女兒面前也只有寵的份兒。
晚餐結束後不久,雲清意外接到了花正道打來的電話。
「霍太太,這麼晚冒昧打擾您了。」之前花正道對雲清也很客氣,是對待客人的客氣禮貌。
但這次花正道的語氣明顯變得不一樣了,不僅異常尊敬,甚至還有一絲誠惶誠恐的味道。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