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老衲要還俗
老衲要還俗

老衲要還俗一夢黃粱

標籤: 玄幻 老衲要還俗 韋陀 韋馱
《老衲要還俗》,以韋陀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韋陀」傾力打造的一本玄幻,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這時。秦貴妃緊緊拉着夏天的手,生怕夏天的死而復生是幻覺。但,兒子的手越來越溫暖。她含淚而笑:「天兒,嚇死母妃了!」夏天反手緊握,掌心溫暖着母子兩人:「母親別怕,我沒那麼容易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12:2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此時。
夏帝雙拳緊握,手背上青筋暴起,任指甲深深掐入掌心,掌心的肉痛讓他冷靜下來。
否則,他現在就想飛身而下,一巴掌拍死這個囂張的天狼使臣。
他夏周是大夏帝國的皇帝啊!
這個天狼帝國使臣在他面前怎能這麼傲?
難道,就因為天狼帝國的這片大陸上最強大的帝國?
難道,就因為大夏帝國是這片大陸上最弱小的帝國?
他深呼吸,閉上眼睛,平復心緒!
是的!
這片大陸就是弱肉強食。
弱國在強國面前,就只有被欺負,就是沒有底氣!
此刻。
大夏皇帝受辱,眾大臣一個個對天狼使臣怒目而視,唯有曹威十分感激。
「放肆!」
君辱臣死,司馬劍黑着臉呵斥道「天狼使臣,你這是威脅我大夏帝國嗎?」
「你天狼帝國雖強盛,但,我大夏朝廷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莫非,你忘記了你們天狼二十萬大軍剛剛死在荒州,天狼大公主和小公主還是我們的俘虜。」
「究竟是誰給你的底氣在這裡囂張?」
「哼」
「若是你如此傲慢,導致你家大公主、小公主都死在亂軍中,你這個天狼使臣,定會被你們天狼大帝撕碎吧?」
司馬劍不愧是大夏朝廷的左丞相,一開口,就讓天狼使臣的氣勢為之一弱。
不過。
「桀桀桀」
天狼使臣有恃無恐的道「大夏左丞相,你們也不要狂,現在,我天狼大軍就在大夏邊境,只要你們不答應我的條件,就等着天狼大軍馬踏大夏吧!」
這,就是**裸的威脅。
弱國無外交!
大夏帝國在荒州打贏了天狼二十萬大軍,卻如同做錯了事般!
這就是天狼人的邏輯思維。
只准我打你,若是你還手,就是你錯了!
若是你敢打贏我,更是大錯。
夏帝放開緊握的雙拳,掌心已經是鮮血淋漓,色厲內荏的道「天狼貴使,請轉告你家大帝,此事絕無可能!」
「若是你們敢發動國戰,我大夏帝國就算拼盡最後一個人,也要將你們留在大夏的土地上。」
「哼」
天狼使臣彷彿看清了夏帝的虛張聲勢「大夏皇帝,你們大夏國好自為之!」
說完,天狼使臣傲慢的轉身離去。
留下一腔憤怒的大夏眾臣。
天夏殿中,一片寂靜。
忽然。
「報」
「西線邊境緊急軍報!」
一個兵部官員從殿外雙手高舉軍報「陛下,鶴門關告急,天狼大軍在關外集結,有天狼帝旗出現,很有可能是天狼大帝御駕親征。」
鶴門關,與荒州就隔着一個陰山山脈,除卻荒州外,是大夏唯一與天狼帝國接壤的地方。
「什麼?」
大夏眾臣一臉震驚「天狼大帝果真帶着傾國之兵御駕親征了?」
「這可如何是好?」
夏帝神色凝重的道「究竟有多少兵馬?」
兵部官員一臉驚嚇色「無邊無際,看不到盡頭。」
緊接着。
「報」
「荒州緊急軍情,天狼帝國的前鋒大軍已經進入陰山通道,正與荒州邊軍對峙,天雕州內正在瘋狂聚兵,天狼帝國的兵鋒,已經再次抵達荒州。」
大夏眾臣的心直往下沉。
看來,天狼帝國真的動怒了!
這可如何是好?
就在殿中眾臣都在焦頭爛額之際,一個急迫的聲音再次在殿外響起「報」
「北方邊軍緊急軍情。」
又一個兵部官員手捧軍報,不顧風度,小步快跑入殿「北方的野蠻人正在邊境線上聚兵,有攻擊我北方邊關的可能。」
「北方邊軍已經進入臨戰狀態!」
「什麼?」
天夏殿中眾臣面面相覷,鴉雀無聲,殿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蠻人帝國這是要趁火打劫啊!
蠻人帝國的實力雖然比天狼帝國略差一籌,但,也是比大夏帝國強的存在。
以大夏現在的國力,面對天狼帝國的攻擊都是顫顫巍巍,再面對一個北方強敵,這日子簡直就過不下去了!
夏帝神色凝重的看了三封軍報,臉沉似水「諸位愛卿,有什麼對策嗎?」
司馬劍出列道「陛下,軍情緊急,臣認為,應該召集各州兵馬,加強鶴門關和北方戰線的兵力。」
「至於荒州,有李元帥坐鎮,狹大勝之威,應該暫時無憂!」
「臣附議!」
天夏殿中,眾臣均認為這是老成之策。
夏帝眼中精光閃爍「那就這樣辦吧!」
「退朝!」
魏公公拉長聲音喊道「退朝!」
不久後。
左、右丞相被夏帝叫到御書房。
夏天已經想好,直接開口道「曹愛卿,朕已經想好,天狼帝國休兵的條件可以談!」
曹威大喜「是!」
「臣立即就去聯絡天狼使臣,請陛下放心!」
司馬劍眉頭緊皺「陛下,臣不贊成!」
夏帝拉高了調門,一臉不悅「左丞相,你可是大夏百官之首,首先要考慮大夏萬千子民的幸福!」
「送你家司馬梅去和親,大夏的萬千子民就可以免於戰火,若是你朕,你會怎麼做?」
司馬劍滿心不甘「陛下,我們對天狼帝國和蠻人帝國軟弱了二十年,這才導致他們認為我們軟弱可欺,難道我們還要讓他們欺負二十年嗎?」
「這樣下去,總有一天,他們真的會揮軍叩關的。」
夏帝的臉色冷了下來「這是朕的決定,無須多說。」
「退下吧!」
「是!」
司馬劍憋着火,走出御書房,看着外面的天,心情沉重「也許,大夏的天,也該變變了!」
御書房內。
夏帝看着司馬劍的背影,喃喃的道「未來,這個天下都將是朕的。」
「現在,就先忍忍吧!」
忽然。
夏帝想起一事,眉頭一皺「老東西,朝廷援荒大軍現在何處?」
「天門山大營。」
「李元帥用大夏九州十萬老弱病殘,在一夜之間就殺光二十萬天狼大軍,俘虜天狼大小公主,這件事你信嗎?」
魏公公想了想「也許,荒州邊軍也用了力。」
夏帝嘴角勾起一絲意味深長「也許,是我家小九用了力吧!」
魏公公臉色震驚「真是九皇子嗎?」
夏帝頷首「天狼騎兵何等厲害,我們心知肚明。」
「小九未入荒州前,我們敗了二十年。」
「小九入荒州,一舉滅殺了二十萬天狼騎兵,雪我大夏二十年之恥!」
「真是令朕欣慰啊!」
「他,沒有死在荒州,沒有辜負朕的期望!」
魏公公有點衝動的想問「若是死了呢?」
不過,他可不敢。
夏帝繼續說道「傳我密令,將天狼帝國要求釋放天狼公主,並要送司馬梅去和親的條件告訴小九。」
「朕命他他全權代表大夏帝國和天狼帝國談。」
「你告訴小九,朕雖然要體面!」
「但,若事不可為,他可以答應天狼帝國的條件!」
「是!」
「還有,告訴天狼使臣,讓他去荒州和荒州王談這件事。」
「朕倒要看看,小九會怎麼談?」
「是!」
魏公公領命而去。
皇帝,究竟在試探什麼?
真是猜不到!
不久後。
一個小太監率領一群禁軍打馬奔向荒州,傳達皇帝的密令。
同時,一匹司馬府的快馬也飛奔向荒州,帶去了皇帝已經做好準備送司馬梅去和親之事。
此時,風雲再聚荒州聚焦在夏天身上。
他會怎麼辦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