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離婚夜,渣男老公忽然反悔來敲門
離婚夜,渣男老公忽然反悔來敲門

離婚夜,渣男老公忽然反悔來敲門祁月裴欽寒

標籤: 姜花 離婚夜,渣男老公忽然反悔來敲門 裴欽寒 都市
都市《離婚夜,渣男老公忽然反悔來敲門》,講述主角姜花裴欽寒的愛恨糾葛,作者「祁月裴欽寒」傾心編著中,本站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隱婚三年,姜花乖巧聽話,卻被嫌棄鄉巴佬土包子,配不上做裴太太。直到他的白月光懷孕上門……姜花:三百萬補償你,趕緊離!離婚後,她改換身份,成了男主想見見不到的大佬。奈何前夫裴欽寒花招太多,一件件扒掉她的馬甲……裴欽寒:「馬術大佬,中醫聖手,天才設計師……女人,你還有多少驚喜是我不知道的?」女主:「請讓...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1 09:3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祈月反應過來想推開裴欽寒已經來不及了。
她是趴在他身上的,推不開。
想起身也不行,裴欽寒的手搭在她後腰,重得要命。
她黑下臉。
只能寄希望於老羅和龐兆這兩隻懂事一點。
最起碼,別像現在這樣圍觀動物園似的……這麼直勾勾地瞪大眼睛拉着下巴看着他們吧?
外邊的兄弟們都好奇要過來圍觀了。
裴欽寒見他們不上道,抬腳按到車門自動關合的開關。
機械的電子音響起。
車門關得緩慢。
祈月慌不迭從裴欽寒身上起來,坐到一邊,然後……
嗯……很不幸,頭髮勾在了裴欽寒大衣領口的扣子里。
「裴欽寒!」
祈月咬牙切齒。
還能不能好了?
她因為起來得急,現在又勾着頭髮,站不能站,坐不能坐的。
「別亂動。」
裴欽寒聲音低沉緩和,扶着她的手臂將人重新帶到懷裡。
祈月身體緊繃,有點抗拒,催促道,「有剪刀嗎?」
勾住的頭髮她不要了行不?
明天就去剪短髮!
看它還亂不亂勾別人的扣子!
裴欽寒想到她抗拒自己,抗拒到連頭髮都不要,臉色微沉,卻還是安撫道,「沒剪刀,我幫你。」
他手指溫柔輕巧地撥弄着紐扣里纏繞的頭髮,輕輕給她扯出來。
動作輕得,祈月都聽到了他屏息凝神的呼吸。
很緩慢。
聽得出來他在緊張。
可他的心跳聲格外的鼓噪,在她耳邊怦然,一下下撞擊着她的耳膜。
有點分神。
弄開她纏繞的頭髮後,裴欽寒長鬆一口氣,骨節分明的手指下沁出一點薄汗。
他心底嘲弄自己,她只是在他懷裡安靜地待一待,他就這樣不爭氣。
要是……她什麼時候願意對自己笑一笑,他是不是就全軍覆沒了?
「好了。」
裴欽寒等了很久才出聲,有點捨不得祈月跟自己分開。
可再這麼靠在他身上,他實在無法保證不對她做出點什麼。
祈月揉了揉頭髮,退回自己位子,煩躁地打開窗戶。
冷空氣吹在臉上,內心的那點燥意終於壓下來許多。
她側臉輪廓流暢,鼻樑優越,垂着的睫毛濃密挺翹,靠在窗邊就是一幅渾然天成的美人圖。
裴欽寒卻無比想念過去她在他身邊樸素的樣子。
不是想念她的樸素,是想念那個全心全意都是他的人。
車往電視台開。
這兩天網上關於蔣七的討論熱度很高,市裡專門找電視台做了一檔宣傳醫藥的節目,叫《國醫論》,取自當年祈月考上行醫證的一篇論文。
節目以訪談為主,到場的大多是男醫生,而且很多都四五十歲出頭,年輕點的三十幾的醫學博士也有。
出身最野,年紀最輕的只有祈月。
因為是訪談,內容都不是很深,祈月以蔣七的身份露面,談話間盡顯大家風範,收到很多好評。
那個最年長的屠院士,毫不避諱攝像頭,甚至當場提出要收她為徒。
然後祈月婉拒了。
於是網上又炸了一波——
「蔣七太傲慢了吧?」
「那可是國家院士級別的大佬!她在幹什麼?」
「鄉下長大的,光有天賦,眼界還是不行。」
「她本就是野路子出身,你們在指望她什麼?」
「等等,我歪個樓,她她她就是祈月啊!卧槽!」
頭一天賽雲馬場和祈霜賽馬的視頻流出。
#祈月馬術#
#馬術醫術#
兩條話題都上了熱門。
有好奇的,有誇獎的,但更多的,還是一些對她專業能力的質疑,甚至扯到了和裴欽寒那段婚姻上,無端謾罵——
車裡。
裴欽寒全程看完了祈月訪談的直播,等着她下樓。
翻了網上的評論,他黑着臉給文森打電話,「那些黑子,能告的一個別放過,能收拾的,都別給我手軟。」
「是,總裁。」
文森替那些人默哀,然後發現這是一次有組織有紀律的水軍,專門給人潑髒水。
順着查下去,水軍公司竟然還跟裴御歡有關聯。
裴欽寒並不意外,「裴御歡反應比我們想像中快。」
能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帶走林芊芊,還能這麼快想到對策給祈月潑髒水,裴御歡現在做事這麼井然有序,感覺不像是他一個人在想主意。
下了節目,祈月回到車裡,累得不想說話。
看到裴欽寒還在,更加不想開口了,一路裝睡。
車停在裴家老宅。
聽到裴欽寒要回來,老爺子激動得覺也沒睡。
哪怕裴欽寒其實只是為了帶祈月過來。
他遠遠地看着裴欽寒和祈月上樓去找李教授,有些欣慰地和文叔說,「要是欽寒和小月能夠一直這麼好,我這輩子也沒什麼遺憾了。」
「老爺,李教授已經給您做過檢查,您的身體還很好,還能給二少爺帶重孫呢。」文叔坐在輪椅上,寬慰裴老爺子。
老爺子無力地扯了扯嘴角,推着文叔回房,「我倆還有一局棋沒下完。」
客房裡。
李教授看着祈月和裴欽寒一塊過來,眼神微微變化。
當著裴欽寒,他給了祈月一個私人電話,「祈小姐,今天叫你過來,是想跟你說,你的情況時常會有反覆,有什麼問題,你可以直接打電話給我。」
李教授肯給祈月治病,是靠顧敬珩的關係。
他對祈月,只是一個醫生對病人的普通態度。
但這次,祈月明顯感覺到一些不同。
特別是李教授看到她跟裴欽寒在一起的眼神,格外的奇怪,甚至有幾分歉意?又有點高興?
她看不懂。
收下電話號碼,祈月問道,「那今天還需要做催眠嗎?」
李教授似笑非笑,看了看裴欽寒,反問祈月,「您覺得還有必要嗎?」
「……」沒必要就不做,看裴欽寒做什麼?
祈月心裏納悶,看到李教授的行李,「您什麼時候走?我送您去機場。」
李教授婉拒了。
從樓上下來,傭人給準備了吃的。
祈月餓得不行,也沒推辭,帶着老羅和龐兆一塊到飯廳吃飯。
裴欽寒坐在一邊,看着加了碗筷的另外兩個男人,眼神格外的冰冷。
老羅起身,「老大,我們已經吃過了,不餓。」
龐兆也起身,「老大,我們去車裡等你。」
「……」裴欽寒露出欣慰的面容,給祈月夾了她喜歡的糖藕。
祈月挑出來放到一邊,隨意墊了兩口,跟着自己人走,「我也飽了,謝謝裴總款待,走吧。」
然後,頭也沒回。
傭人來收餐具的時候裴欽寒盯着祈月餐碟里的那塊糖藕發獃。
果然,人是會變的,她失憶了把他忘了,連過去最喜歡吃的東西,也不愛了。
女人的心,狠吶。
裴欽寒苦笑,看時間不早,準備離開。
裴老爺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客廳沙發,手裡撐着拐杖,叫住他,「我知道小月更喜歡吃什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