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沐青婈宋文朝
沐青婈宋文朝

沐青婈宋文朝沐青婈

標籤: 沐珍兒 沐青 沐青婈宋文朝 都市
都市《沐青婈宋文朝》目前已經迎來尾聲,本文是作者「沐青婈」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沐珍兒沐青的人設十分討喜,主要內容講述的是:城陰沉着臉,背着手站在大廳里。二嬸朱氏正抱着她堂姐沐珍兒哭得肝腸寸斷的。「嗚嗚……我不活了……」沐珍兒一身艷紅的嫁衣,卻渾身濕淋淋的,撲在朱氏懷裡,哭得梨花帶雨。看着她這副楚楚可憐的姿態,沐青婈一時竟覺得有些可笑。誰也想不到,眼前這樣一位惹人憐惜,被「無辜」破壞婚禮的新娘,將來會露出那樣惡毒的嘴臉!...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3: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你不是沒幹什麼,而是還未開始幹什麼,但心思都活絡了。」
黃氏走到朱氏身邊,揚手就「啪」一聲,一個大耳刮子就往朱氏臉上扇過去
「你個攪家精!」
「哎呦……」朱氏被扇得整個人都快撲地上去了。
「黃氏!」沐守城深深皺起了眉,「好好的,打人幹什麼?」
「她搞家,我不打她打誰?打你?」黃氏冷笑一聲。
沐守城大惱,他不是心疼朱氏,而是覺得黃氏不給他臉面,竟然當著他的臉打人,「反了反了,誰才是一家之主?」
「你!」黃氏嗤笑一聲,「得了,這個家你好好管吧!今天我搬去承恩公府,讓源兒養老。」
傅令朝登基,封了沐源這個國舅為承恩公。
沐源便搬出了沐家,住到了承恩公府,接余氏住到府里。
沐守城也想跑到承恩公府當老太爺,但沐源接了余氏去住,余氏又跟沐家和離了,這倒是讓沐守城不好意思去了。
不親自來請他,他才不去!
沐守城聽得黃氏竟然要離開沐家,住到沐源那裡,又是氣又是驚,一個兩上都走了,那他怎麼辦?
好像別人都富貴了,就剩下他一樣。
沐守城又急又氣「你搬個啥!」
「我也不想搬啊,但你理所當然地說,連個搞家精我都不能打,這種地方,我哪能住得下。」
黃氏施施然坐到榻上。她女兒嫁得好,江卓然也出息,黃氏也不怕沐守城了
「老太爺,別蹦了,行不?瞧瞧那宋家,封了公主夫人的都能作出京。你以為你有幾分能耐?」
沐守城想到尹氏和宋明珠的下場,一個癱瘓,一個截了一條腿,不由打了個顫。
「到這個年紀,就好好安享晚年吧!」黃氏毫不留情地說,「快七十的人了,還饞這些功名利祿幹啥?」
「你覺得自己能耐,怎麼混了幾十年還是個閑職?你就是沒能耐而已!現在瞧着孫女婿登基了,便走後門謀個高位來噹噹。這有意思么?以為這樣就顯你厲害了?以為別人都不知道你幾分能耐?別到時貽笑大方。」
沐守城惱羞成怒「我又沒說要這樣做。我現在是想,婈兒一個在宮裡,遲早要失寵,所以找個人……」
黃氏冷笑,「皇帝的後院,啥時候輪到外人插手!」
沐守城臉色一白,不由打了個顫。
黃氏似笑非笑地盯着朱氏「二房真真是一天不作妖,就皮癢。挑拔來挑拔去,不就是因為自己當年眼瞎,搶了何子惟這窩囊廢,棄了皇上么?現在犯了眼紅病。便挑拔着老太爺給婈兒找不自在。呵呵!」
「來人,二夫人嘴賤,拉下去掌嘴三十。」
外面立刻衝進來兩名嬤嬤,把朱氏拖下去。
沐守城黑着臉,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朱氏被打了一頓嘴巴,卻敢惱不敢言。
黃氏本想把二房一窩都趕回老家去的,但想到沐修業和梅巧娘正在老家「相親相愛」呢!
若把二房一窩趕回去,到時三個臭皮匠串通一氣,說不定真會作出妖來。
偏偏二房一窩就是嘴賤,又罪不至死。不如放到眼皮底下,好好盯着。
二房氣憤,沐珍兒那裡更是怨氣衝天。
何子惟每日都窩在幾個妾室那裡吃喝玩鬧,已經徹底放棄科考了!
就算不放棄又如何,他還能考中狀元不行?真考中了狀元,他還能當侯爺,當皇帝不行?
他一輩子都越不過傅令朝!再努力也不行!
既然這樣,他為什麼還要去丟那個臉面?就算真中了狀元,讓他在傅令朝手下辦事,讓他當傅令朝的臣子……他死也不願意!
憑什麼呀……
何子惟不由的又想起傅令朝封侯宋家宴席上,傅令朝說「我家娘子旺夫啊!」
何子惟腦子轉着「旺夫」兩個字,終於綳不住了,喝得醉熏熏的,跑到沐珍兒的院子來罵
「如果不是娶了你,我便霉運不斷……」
沐珍兒噔噔噔地跑出門,站在台階上冷笑
「你霉運不斷?我還想說,嫁給了你,我真真是前世作了天大的孽!否則,哪能眼瞎嫁給你這個窩囊廢!」
「你眼瞎?呸,是你勾引我!」何子惟咬牙道。
「我勾引你?呵呵呵,這真真是我活了這麼久聽到的最大笑話!就算真是我勾引你,你若不眼瞎,會被我勾引到手?」
周圍的丫鬟婆子,聽得這邊聲響,全都圍過來,趴在外面看着這對夫妻對罵。
「瞧瞧你現在這副德行,還什麼高門貴子,什麼少年秀才,呸!還真一輩子只是個秀才舉人而已!及不上別人一根頭髮絲!」沐珍兒滿腹都是怨氣。
「你說的是別人是誰?」何子惟氣得直咬牙「是傅令朝么?你這麼愛他,滾去嫁他去!賴在我家裡幹什麼?」
沐珍兒也是快氣瘋了
「都是你個無恥之徒!當年我崴着腳,你跑過來扶我幹什麼?無恥!下賤!若非當初你端着搞大姨子的心思,我用得着嫁你。」
「你個賤人!」何子惟忍無可忍,衝上來對着她就是一巴掌。
沐珍兒也不甘示弱,對着他就是一爪子。
夫妻倆就這樣撕打起來。
「我端着搞大姨子的心思?明明是你端着爬妹夫床的心思!否則,我娶的就是沐青婈!人家沐青婈旺夫,你呢?整天只會汪着一雙眼睛要哭不哭的模樣,特么哭喪啊?死爹哭娘啊?克夫相!」
「你說我克夫相?哈哈哈!」沐珍兒笑得眼淚都快下來了,「誰當初說最愛我這眼中蓄淚的模樣?是你!就算我真的是克夫相,也是你自己愛克夫相!」
說著,朝何子惟臉就是一爪子。
「啊啊啊——我的臉!」何子惟尖叫着。
「你嫌我克夫相,說沐青婈旺夫,你什麼意思?」沐珍兒尖叫,「你是想說,如果當初娶了沐青婈,坐上那個位置就是你了,啊?就你這慫樣!笑死我了,哈哈哈……」
「對!若我娶的是沐青婈!我就能當皇帝!就是能!都是你這賤人克的!」
「是你克我才對!要不是你這窩囊廢,我已經是皇后了!」
「啊啊啊!賤人!賤人!」
「窩囊廢!窩囊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