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無辜小糰子粟寶蘇意深
無辜小糰子粟寶蘇意深

無辜小糰子粟寶蘇意深粟寶蘇意深

標籤: 無辜小糰子粟寶蘇意深 林鋒 粟寶 都市
主角粟寶林鋒的都市小說《無辜小糰子粟寶蘇意深》,文章正在積極地連載中,小說原創作者叫做「粟寶蘇意深」,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文章簡介如下:《無辜小糰子》是一部十分受讀者歡迎的小說,最近更是異常火熱。《無辜小糰子》主要講述了粟寶蘇意深的故事,同時,粟寶蘇意深也就是這部小說裏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直親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戰之中。不過一起經過許多的故事,最終還是得到了甜蜜的結局。...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0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狗狗對着靠近它的男子搖尾乞憐,男子拿着手機,聲音帶着無措
「怎麼辦……啊你不要這樣看我,你這樣我……」
他好像不知道該怎麼辦,蹲在狗的身邊,面無表情、嘴裏卻說著心疼的話
「你這樣看着我讓我很為難……我真的不能帶你回去,我家已經有一隻狗了……」
「我家狗也是撿的,它太敏感,很排斥別的狗狗,我沒辦法再帶你回去。」
男子自顧自演得投入,甚至都沒注意到站在不遠處的粟寶和沐歸凡。
他最後嘆氣道「對不起啊,我只能幫你把你同伴埋起來……這是唯一能做的了。」
「對了,我這裡有個肉包子,給你吧!」
他說著便拖起地上的狗,小心的往路邊的走去。
然後他晃了一下鏡頭……
粟寶問道「爸爸,他這樣晃手機是在幹什麼?」
沐歸凡眼神冷淡的看着,說道「在假裝走路,後期剪輯的時候也好運鏡換場景。」
果然男子估摸着差不多了,便隨手將被撞死的狗丟到路邊。
已經死得僵硬了的狗撞在馬路牙子上,發出很沉悶的嘭聲。
活着的那隻狗狗以為自己遇到了好人,沒想到這人卻將它同伴的屍體扔到一邊,旋即冷漠不已。
它似乎愣住了,一時間眼睛裏竟露出一種很迷茫的情緒。
男子站在那裡看了一遍自己拍的東西,總算滿意了,最後再對着茫然無措的狗狗拍了幾個鏡頭,這才準備離去。
季常道「粟寶,上!」
粟寶略微遲疑,她還想不明白哪裡需要遲疑,只是直覺和下意識覺得應該再等等。
沐歸凡看出她的困惑是什麼,說道「你是想救一千一百隻狗,還是救眼前這個。」
粟寶想都沒想「一千一百個。」
沐歸凡垂眸看她,說道「那就暫時不動,取得足夠多的證據,弄死他們。」
說白了,吃寵物這一塊流量的,有很多偽善的惡魔。
短視頻平台流量的爆發,催生了一部分紅了眼、為賺錢不擇手段的一群人。
要麼就別打,要打,就要打到這一群靠吃着寵物血饅頭的人害怕,再也不敢明目張胆。
只不過為了一千隻一萬隻流浪貓狗,肯定還是會再犧牲幾隻貓狗的。
這一點沐歸凡沒有很明白的說出來……
只見小傢伙依舊保持着純摯,雙眼亮晶晶的堅定點頭「嗯,弄死他們!!」
季常嘴角一抽。
教這種太早了吧,確定回去不會被蘇老夫人徒手劈腦瓜嗎?
吐槽歸吐槽,季常還是說道「既然要放長線釣大魚,那先把惡鬼鎖定再說。」
跑了一個愛哭鬼,季常和粟寶現在都變得警惕了,不用師父父說粟寶也要這麼乾的。
季常正要教她新符咒——標記。
這樣就算惡鬼跑了,也能憑藉著標記找到他。
卻見粟寶噠噠噠一溜煙小跑,直接跑到了那個準備要上車走的男子面前!
「叔叔!」粟寶喊了一聲。
男子回頭,皺眉看着粟寶「你是誰?」
他頭上的惡鬼似乎感覺大事不妙,看了看遠處的季常,立刻要跑。
卻聽眼前的小蘿莉大喊一聲「嘿!叫爸爸!」
然後軟乎乎的小手一巴掌拍了過來!
一剎那間,惡鬼像是被什麼東西鎖住了似的,在男子頭上掙扎,卻怎麼都掙脫不了!
他被「鎖」在這個宿主身上了!
惡鬼頓時一臉驚恐。
粟寶滿意道「好啦!」
讓鬼鬼跑了再去尋找他,多麻煩。
直接不讓他跑不就好了嗎?
季常一時啞然,都沒想到【斷生涯】……不是,【爸爸的教誨】這一招還能這麼用……
被拍了一巴掌的男子有點惱火,莫名其妙跳出來一個小孩,讓他叫爸爸?!
「哪裡來的野孩子,有娘生沒娘養嗎?你的教養呢?」
男子一臉厭煩的看着粟寶,揮手道「滾滾滾!」
話音剛落。
不知道哪裡飛過來一塊小石頭,嘭一聲把他門牙都打掉了!
男子嗷了一聲捂住嘴巴,疼得他口吐芬芳,罵罵咧咧。
顧小八見狀,默默將還沒來得及出手的石頭子扔掉了。
她抿着唇,小臉冷酷得一批。
為什麼她剛剛第一反應是想把那男人的門牙掰掉?!
她真是多管閑事……顧小八對寄幾有點惱火,幹嘛呀這是,還維護起粟寶這討厭鬼了。
男子吐掉了嘴裏的血沫,大怒着幾步走進粟寶,指着她鼻子罵道「你家大人呢?!賠錢!」
然後就見一個冷煞的男人走過來,面色冰寒,如同要吃人一般!
「我是她爸爸,怎麼,要賠多少?」
男子正要說話,又見沐歸凡抱着手臂,面色肅殺冰寒「終身殘疾賠一個億,鼻青臉腫賠三百,火葬場一條龍賠三個億,挑吧!」
男子「……」
「神經病!」他罵了一聲,趕緊上車走了。
沐歸凡看了一眼車牌號碼,拿出手機發出一條信息。
然後看向粟寶問道「沒事吧?」
粟寶眨眨眼,沒事呀,她一點損失都沒有。
衣角連碰都沒被碰到,能有啥事。
「爸爸,我們把這隻狗狗帶回家吧?」粟寶蹲在狗狗旁邊,一臉同情。
顧小八嗤笑一聲,低聲道「幼稚。」
這個世上有那麼多可憐的人和物,同情得過來嗎?同情有用嗎?
可她卻忽略了,如果這個世上真的沒有半分同情,連童心都不復存在的時候……那是一個多麼可怕的世界。
粟寶沒聽見顧小八的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另一隻狗的腦袋。
其實她也有點遲疑的,家裡已經有一隻烏龜、一隻鸚鵡和一隻貓了。
她沒辦法把所有的流浪狗狗都帶回蘇家呀。
粟寶決定把這個重要的決策權交給小五。
「小五,你說呢?」
正專心伏擊、準備叼烏龜腦袋的小五「嘎?」
一般出門的時候粟寶只會帶小五和烏龜爺爺,至於懸鈴……對粟寶來說體型太大了,不好背。
粟寶認真詢問小五意見「我們可以把這隻狗狗帶回家嗎?」
「你和懸鈴不會欺負它吧?」
「如果帶回去的話,你平時可以教它說話嗎?」
小五「……」
嘎!前面兩點還好商量。
最後這點就有點太強「鳥」所難了吧??……
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