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蕭崢小月的小說
蕭崢小月的小說

蕭崢小月的小說執掌風雲

標籤: 蕭崢 蕭崢小月的小說 都市 金輝
《蕭崢小月的小說》是網絡作者「執掌風雲」創作的都市小說,這部小說中的關鍵人物是蕭崢金輝,詳情概述:從東南席捲而起的時代風雲中,深處基層的蕭崢無意中抓住一個機會,經歷了從潛龍在淵到輝煌騰達的人生歷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5:5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這輛麵包車,毫無疑問是故意趁公安胡洛和丁黎不注意,超越他們的車子,撞向肖靜宇。事情往往就是如此,沒出事的時候貌似風平浪靜、平安無事,若出事也只是霎那之間。
然而,胡洛和丁黎畢竟是非常有經驗、且思維敏捷的幹警。他們非常清楚這個時候,已經完全來不及細想,丁黎喊道「撞上去!」胡洛應了一聲「是!」一腳油門下去,車子沉了下,隨後車頭幾乎都抬了起來,朝那輛麵包車身撞了過去。
這時候,正在步道上溜達的肖靜宇、李海燕、蕭榮榮和費青妹也本能地察覺到危險靠近,下意識地朝路上看去,只見一輛麵包車正朝他們沖了過來。蕭榮榮和費青妹都愣了下,本能地感覺到兒媳婦有危險,可他們是跟在肖靜宇幾步之後,蕭榮榮要衝到肖靜宇的身前去擋,眼看也是來不及了,不過他還是不假思索地沖了過去。這時,在肖靜宇身側的李海燕,已經伸開了雙臂擋在肖靜宇前面,嘴裏喊着「肖書記,退後!」
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她甚至都沒來得及思考後果,她只是想要護住肖靜宇,想要護住肖靜宇肚子里和蕭崢的孩子。
肖靜宇對此始料未及,又擔心李海燕被撞,也喊「海燕,小心!」
此時那輛麵包車,車頭已經衝上了馬路牙子,馬上會將李海燕彈飛,然後撞上肖靜宇。李海燕要是被直接撞上,生還的可能性幾乎沒有;接着撞上肖靜宇,她有孕在身,後果不堪設想。蕭榮榮和費青妹的腦海里頓時一片空白,連責怪自己沒有照顧好兒媳婦的想法都沒有!
只聽一聲「砰」的巨響!
蕭榮榮和費青妹只覺得腦子裡嗡地一聲,整顆心都墜了下去,又彷彿連心帶內臟都被人掏空了,那一瞬間,只覺得整個人空蕩蕩的。費青妹甚至雙腿都軟了,下意識地去拉蕭榮榮。蕭榮榮的手也在顫抖,這個當初敢闖敢拼的男人,這一刻,卻有點膽怯了。他不敢想像,那樣得撞擊下,兒媳婦和肚子里得孩子到底怎麼樣了,一張臉煞白煞白。碰到費青妹的手,他才抬頭看向事故現場,只見他們左側的馬路上,似乎有什麼東西扭曲了。就在那一瞬間,那輛麵包車,**警的轎車攔腰撞擊在車門的位置!那輛麵包車尚未撞到李海燕和肖靜宇,就因為撞擊彈射了出去,在馬路上翻滾了兩圈。
幹警的車也因為撞擊的彈射,在路邊的電線杆上狠狠撞擊了一下,副駕駛車門也凹陷了!丁黎的手臂一陣生疼,可她根本不管這些,喊道「再繼續撞過去!」幹警胡洛穩了穩晃神的感覺,又是一腳油門踩下去,車子離開了電線杆,沖向了側翻的麵包車,將那輛麵包車頂向了馬路的另外一邊,忽然從對面開過來一輛幾十個座位的大型旅行車,看到那輛側翻的麵包車時,已經來不及剎車,又是「砰」的一聲巨大撞擊。那麵包車又在馬路上甩出去幾米。
胡洛不管這麼多,再次踩下油門,撞了過去。一直將麵包車頂到了馬路對面的山牆上!旅行車的車頭癟了下去。司機看到那輛黑色轎車,竟然如此不顧一切地撞擊麵包車,剛才的事故很大程度上也是黑色轎車造成,旅行車司機就從駕駛室內跳下,跑到黑色轎車面前,罵道「特么的,你們是怎麼開車的?你們要幹什麼!」
一秒記住http
丁黎此時已經推開了車門,她感覺自己的右臂疼得厲害,但她也顧不了這麼多了,用左手從口袋裡拎出了證件,朝那個旅行車司機亮了下道「警察辦案,你趕緊把車子停到路邊,給交警報警,給保險公司打電話!」司機一聽是警察,也不敢多說,回到了旅行車上,乖乖將車子開到了路邊。
此時,胡洛和丁黎都雙雙從腰間掏出了手槍,靠近了那輛麵包車,「不許動!」「下車!」那輛麵包車已經側翻,胡洛見車子里沒有動靜,就從前頭已經破碎的擋風玻璃向內望去,裏面是兩個人,其中一個頭部正在流血,臉頰都扭曲了,不知死活;另外一個看不出什麼明顯的外傷,但嘴裏卻口吐白沫。
丁黎看了一眼道「叫救護車吧?」隨後,丁黎朝馬路對面看去,幸好肖靜宇、李海燕、蕭榮榮和費青妹等四人都沒什麼事!然而丁黎心頭忽然又泛起了一陣驚恐,要是除了這輛麵包車,後面還有幾輛車,他和胡洛還能護得住肖靜宇等人的安全嗎?丁黎對胡洛道「我們回到肖書記身邊去,保護肖書記等人安全離開!」
胡洛看了下現場,指着麵包車裡的兩人「這兩個肇事者怎麼辦?」丁黎道「這不是重點!」胡洛一下子明白了丁黎的意思。他們工作的重點是保護肖靜宇、李海燕等人的安全,重中之重是保護肖靜宇的安全,其他的事情都是次都是次要,都可以暫時放掉。
丁黎和胡洛立刻上車,行駛到了對面,從車上下來,問道「肖書記,你沒事吧?」「還有各位,你們沒事吧?」剛才的事情,就發生在一瞬間,要不是丁黎和胡洛反應快,現在肖靜宇和李海燕的境況還不知怎麼樣呢!
肖靜宇剛才受到了驚嚇,肚子也有些疼,裏面的小傢伙似乎也感受到了媽媽的情緒,有些焦躁。她立刻調整了自己的呼吸,讓自己鎮定下來。之前,蕭崢的朋友蘇夢瀾已經來看過她了,給她把過脈,告訴她,目前她的身體狀況各方面都不錯,肚子里胎兒的狀態應該也不錯,營養各方面都沒有大問題,唯一要避免的就是驚嚇,一定要保證母親情緒的平穩,這對孩子未來的發展才有好處。
為此就算肖靜宇內心驚懼,可她還是盡最大的努力調整了自己,深呼吸,並輕輕撫摸着自己的肚子,裏面那個小傢伙慢慢才安寧了下來。肖靜宇對丁黎說「我沒問題。」肖靜宇又問李海燕「海燕,你呢?」剛才千鈞一髮之際,肖靜宇非常清楚地看到,李海燕張開手臂,如母雞保護小雞般,護在自己的面前。那是生死攸關的時刻,可是,她卻選擇了站在她的前面,來保護她的安全!一個人,又如何能對另外一個人做到這樣呢?肖靜宇心裏想,自己欠李海燕的不是一點點。然而,李海燕似乎根本沒有想這些,她只是道「我沒事。」
丁黎和胡洛又確認了蕭榮榮和費青妹也沒事,就道「今天,看來是沒辦法散步了,我們送你們回去。」李海燕馬上道「好。」當務之急,是讓肖靜宇回到安全的地方。
眾人送肖靜宇回到賓館,丁黎和胡洛說,「今天晚上,我們都會在賓館,有什麼事情可以叫我們。」李海燕道「好,謝謝。」丁黎讓胡洛送蕭榮榮和費青妹夫婦回家,她在鳳凰賓館開一個值班的房間。
李海燕服務肖靜宇休息,她問「肖書記,今天的事情,我跟我師父說一聲吧?」肖靜宇直到現在還是有些後怕,如果剛才那輛車直接撞過來,那麼她和海燕,還有肚子里的孩子,有多少生還的幾率?這一刻,她十分想念蕭崢,很想讓他抱着她,告訴她一切有他,沒事。可她卻搖搖頭道「先不要說了。讓你師父知道了,我們相隔千里,他又不能做什麼,只會徒增擔心。」李海燕想想也是,可她心裏還是非常擔憂「肖書記,我覺得今天的事不是一個意外。那麵包車,應該是受人指使的。對方既然已經出手,今天沒有成功,恐怕不會就此善罷甘休啊!」
肖靜宇道「我知道是誰指使的,明天我去找她!」李海燕看向肖靜宇「肖書記,你是說陳虹?」肖靜宇點頭,然後道「我先洗洗,然後睡了。」
李海燕服務肖靜宇做好了洗漱工作,她今天就打算睡在肖靜宇旁邊的沙發上,等肖靜宇躺下之後,她就去整理了沙發。等李海燕洗漱完畢,看到肖靜宇已經在床上睡著了。李海燕臉上微微一笑,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肖書記還能安然入睡,說明肖書記的內心是強大的!要是自己,恐怕還做不到。
蕭榮榮和費青妹回到了家裡,蕭榮榮就在客廳里抽煙。平時,蕭榮榮是沒有權利在屋子裡抽煙的,要抽也只能上陽台去。可今天的情況大為不同,費青妹非但沒有說蕭榮榮,還給蕭榮榮泡了一杯安縣綠茶,端到了蕭榮榮的面前,在蕭榮榮的旁邊坐了下來。
費青妹並沒有說話,看着蕭榮榮吸一口,又吐出一口煙霧,她就陪着他。一支煙抽完了,茶也不再燙。蕭榮榮喝了一口,然後轉向費青妹道「青妹啊,我看,我恐怕得回華京蕭家了。」費青妹微微一笑道「為了蕭崢、為了靜宇,為了他們的孩子?」蕭榮榮點點頭道「是啊,為了蕭崢和靜宇,為了他們的孩子。某些人太過分了,算計到我們兒媳、孫兒頭上!我們過得怎麼樣無所謂,可有人要算計我們孫兒就不行!我不能再讓那樣的事情發生。」
費青妹將手機放到了蕭榮榮的面前。
蕭榮榮看着手機幾秒,然後拿起來,撥了一個號碼,對方一會兒就接了起來「翁管家,你還在鏡州不?」翁本初的聲音傳來「少爺,我一直都在。」蕭榮榮道「這就好,明天來我家一趟吧。」翁本初道「好,少爺,你們早點休息,明天上午我就過來。」
次日上午,肖靜宇到了辦公室坐了一會兒,然後翻開了電話薄,找到了陳虹辦公室的座機,打了過去。
陳虹正好在辦公室,肖靜宇道「你在辦公室等我。」陳虹愣了一下,隨後道「好啊,肖書記過來,我十分榮幸。我在辦公室恭候!」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