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永恆之門
永恆之門

永恆之門六界三道

標籤: 無名氏 永恆之門 玄幻 趙雲
主角趙雲無名氏的玄幻小說《永恆之門》,文章正在積極地連載中,小說原創作者叫做「六界三道」,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文章簡介如下:神魔混戰,萬界崩塌,只永恆仙域,長存世間。 萬古後,一尊名為趙雲的戰神,凝練了天地玄黃,重鑄了宇宙洪荒,自碧落凡塵,打上了永恆仙域,以神之名,君臨萬道。 自此,他說的話,便是神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8 12:0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飯後,
趙雲和落霞沐着晨曦之光,牽手出了小院。
清晨的神城,真不是一般的繁華,一眼望過去,大街小巷,茶攤酒肆,全都是人影,吆喝聲,叫賣聲,走哪都能聽聞,熱鬧之景,遠非先前可比。
對此,趙公子絲毫不意外。
怪只怪,先前搞的動靜太大。
喜湊熱鬧的人,可不就扎堆兒了嗎?
當然,
還有另一個緣由。
神城牽扯乾坤,且制裁者在城中,無人敢在此作亂,所以說,這絕對是一方凈土,也絕對比外界安全。
「那般多至尊圍攻,竟拿不下一個半神。」
「永恆一脈皆狠人之輩,拿趙雲談何容易。」
「不瘋不成道,那貨發起狂來,是真的嚇人。」
人多的地方,自少不了議論。
議論中,也總少不了一個趙雲的名。
縱過了好幾月,熱度依舊不降,非但不降,還越傳越熱火,連趙雲先前乾的驚天之舉,也一併拎了個門兒清,完了添油加醋一番,就奔着神話去了。
事實上,趙雲締造的就是神話。
至少,他這一路來的戰績,就鮮有人能匹敵,看那史書上的一筆一划,皆是至尊的命,一條血路,就是這般鋪出來的。
總得來說,他又火了。
同樣火的,還有仙尊、婆羅魔神和阿羅佛尊,有關他們的談論,也是走哪都有。
不同的是,趙雲開創了輝煌,而他仨,則是丟人丟出了天際,先輩的棺材板,怕是早壓不住了。
八卦與傳言,趙雲早已習慣。看書溂
倒是落霞,聽着街上的議論,手上不由多了幾分力。
那一個個傳說,在她聽來,都是觸目驚心的,她能望見趙雲的血與淚,那條名為逆天的路,他該是走的很疲憊。
「心疼我了?」趙雲溫情一笑。
「心疼了。」落霞的話,還是那般溫柔。
「如此,回頭多造幾個小娃娃。」
「又貧嘴。」
「老大,好多神哪!」龍淵小聲道。
「瞧見了。」
趙雲如風走過,走一路看一路。
僅他所見,就不下十幾尊大神。
其他,如神明和准帝神,也多不勝數,不乏他的仇家,這還只是他望見的,鬼曉得暗中還藏着多少。
城中都如此,更遑論城外。
無需出城看,便知有天羅地網。
「從哪鑽回仙界。」。
趙雲的嘀咕,時而響起。
妻兒已尋到,那得來個戰略性撤退了。
來時,是仙界制裁者放水,不曉得回去時,神界主宰能不能大發慈悲,給開個後門。
還是街道拐角,他湊到了一個攤位前,如個閑散的買客,擱那挑挑揀揀。
瞧攤位主,正是那紅塵過客。
亦如先前,他在靜靜的刻木雕,所刻之人,還是與鴻雀生的一模一樣。
「他。」
落霞輕喃,看了看紅塵過客,也看了看他手中的木雕,怎會認不出,此人與紫衣侯生的一般無二,又怎會看不出,那塊木雕是大夏鴻雀。
「紫衣侯也是化身?這是他本尊?」落霞傳音趙雲。
「我曾問過,他並無凡塵記憶。」趙雲回道。
「隨便看。」紅塵過客一笑,頭都沒抬,他刻的認真,一刀一頓,皆精雕細琢,將木雕刻的栩栩如生。
「你,可是神界主宰。」趙雲驀的一語。
「滿街都是制裁者,我做一做也無妨。」紅塵過客笑道。
「這話說的真有學問。」混天火話語深沉。
的確,滿街都是制裁者,多是些老神棍,頂着主宰的名號,到處坑蒙拐騙,給小輩唬的一愣一愣的。
趙雲不語,也未刨根問底。
他也不確定,只是一種莫名的感覺。
「要不,砍他一刀試試?」龍淵嗡嗡直顫。
「莫搗亂。」趙雲罵了一句,這特么能隨便試?真一刀砍過去,別管此人是不是主宰,制裁者都得弄死他,敢在城中鬧事,後果不要太嚴重。
「老大,呂敞。」
正說間,突聞神雷一聲咋呼。
趙雲一瞬回眸,瞥了一眼遠方。
入目,便見熙攘的人群中,有一青年搖扇而過。
正是呂敞那廝,乃古老的亡靈傳承,仙界的演天神子,便是其化身。
算算,他已有多年未見這貨了。
沒想到,竟在神城撞見了。
對方未刻意掩飾真容,顯然不是跑這遊山玩水的。
按他所想,該是在釣魚。
而他,就是那條魚。
不知有多少人,等着他現身呢?
「可不能上他的當。」龍淵竄來竄去。
「你都能看出,老大會看不出?」混天火道。
「我得弄死他。」這,是趙雲心中的念頭,若非呂敞,心兒昔年也不會遭難,若非呂敞,秀兒當年也不會身死,如此大仇,需用血來償。
「趙雲,來戰。」
如轟雷般的暴喝聲,自城外傳來。
趙雲又側眸,隔着虛妄望看天外,能見一人佇立九霄。
也是個青年,一襲紫金大袍烈烈,強大的體魄,碾的蒼宇動顫,一縷縷道則,如雷如電,劈的乾坤撕裂。
「那誰啊?竟敢挑戰永恆體。」有人驚異。
「若老夫未看錯神墟之子。」不少老輩捋鬍鬚。
「原是禁區的聖子,孤陋寡聞了。」街上頗多唏噓。
逢這局面,不思修道的人,都格外來精神。
只要有熱鬧看,就有生意做,拍點特寫拿去賣。
不過,這一仗怕是干不起來,因為趙雲,不是傻子,倒是神墟之子,腦子不咋正常,以永恆體的戰力,帝神見了都得繞路走,小小一神明,跑來找打?
「干仗是假,釣魚是真。」老輩都心知肚明。
「嗯,趙雲膽敢出城,必遭雷霆絕殺。」
「保不齊,神墟之主也來了。」
城外的戰書,惹得城內喧騰一片。
好看熱鬧的人,已是成片湧向城門。
「神墟之子。」
趙雲還在攤位前杵着,看那人就像看肉票。
相比雨魔,那貨貌似更值錢,能做神墟的神子,哪能是一般的妖孽,他不動骨軀的力量,百十回合內,還真拿不下那廝。
「莫去。」落霞一臉擔憂。
「我又不傻。」趙雲笑着收眸,從攤位上取了一根玉簪,插在了妻子的髮髻上,至於城外那位,愛誰誰。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