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原來我是絕世高人葉青雲天瑤郡主
原來我是絕世高人葉青雲天瑤郡主

原來我是絕世高人葉青雲天瑤郡主葉青雲天瑤郡主

標籤: 原來我是絕世高人葉青雲天瑤郡主 葉青雲 小青 靈異
小說《原來我是絕世高人葉青雲天瑤郡主》,超級好看的靈異小說,主角是葉青雲小青,是著名作者「葉青雲天瑤郡主」打造的,故事梗概:他養的一條狗,居然是一方妖尊,橫掃妖界。他養的一池子鯉魚,居然全部越過龍門,蛻變為九天蒼龍?他撿來的一個小乞丐,隨意點化,竟然成了一代人皇?葉青雲表示很無語。困在深山中整整十年,終於踏足山外,原來他竟是絕世高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14:4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領會?
韓武四人面面相覷。
剛才鐵柱老祖也沒提到凌仙城呀?
我們能領會個什麼東西?
「額,我等愚鈍,還請大師指點迷津。」
韓武有些尷尬的問道。
「唉。」
慧空搖頭嘆氣。
看來這鎮元界的仙人,智慧也不過如此。
聖子剛才都已經把話說到那等地步了,這幾人居然毫無領會。
遠不及我慧空啊。
ps:\\\\/\\\\/vpkan
不過也難怪。
畢竟只有我慧空始終追隨在聖子左右,聖子言行之中的深意,都逃不過我慧空的法眼。
這些人自然是及不上自己的。
「阿彌陀佛,聖子剛才已經說了,這場謠言針對的無非是神燈谷與聖子。」
「而此謠言之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挑起神燈谷與聖子之間的矛盾。」
慧空娓娓道來,為韓武四人仔細分析着。
韓武四人都聽得十分認真,四雙目光解釋看着慧空。
他們可不敢小覷慧空。
不僅僅是因為慧空的實力,還因為慧空是那位鐵柱老祖身邊的親信。
連鐵柱老祖腳下的一條狗,都厲害的沒邊,這個光頭和尚也肯定不能得罪。
「如此想來的話,那這個謠言的源頭,其實已經昭然若揭了。」
慧空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在這乾道州之地,與聖子有仇的勢力並不多。」
「分別為天羅教、玄方門、南河陳家,以及凌仙城!」
說到這裡,韓武四人都已經反應過來了,神情皆是有所變化。
慧空繼續道「天羅教、玄方門以及南河陳家,雖然與聖子恩怨不小,但他們已經被聖子收拾的服服帖帖,不太可能再多生事端。」
「況且,這三家皆只是二流勢力,也不可能有膽量造神燈谷的謠。」
韓武點了點頭「大師說的在理,諒這三家勢力也不敢在背後算計我神燈谷!」
裴煥眉頭緊皺「如此一來,那就只有凌仙城了。」
「一定是凌仙城!」
韓夫人也是一口斷定。
「我曾在玉龍宗與宗元的義父暗中傳音,當時凌仙城的三個弟子就在場,必然是他們注意到了,所以才編排出了這等謠言!」
慧空深吸一口氣。
「阿彌陀佛,這樣一來的話,那一切就都說得通了,凌仙城之人,與聖子恩怨深重,這謠言的源頭,只怕就是在凌仙城了。」
韓武的臉色變得相當難看。
身為神燈谷主,乾道州的一方大佬,結果卻被凌仙城的這等陰險手段給耍了。
不僅僅是顏面大損,差點還因為一時衝動惹下了大禍。
如今知曉了這謠言的源頭來自凌仙城,自然是憤怒無比。
恨不得立刻就衝去凌仙城算賬!
「必然是林塵那傢伙!」
韓宗元滿臉憤怒的說道。
「當時在玉龍宗,林塵在義父手中丟盡顏面,絕對是他懷恨在心,才在背後編出這樣的謠言,來中傷我神燈谷和義父!」
「太可惡了!不可饒恕!」
韓武冷哼一聲。
當即決定,不回神燈谷了,直接就去凌仙城算賬。
「且慢!」
眼看着韓武又要衝動行事,慧空趕忙出言勸阻。
「既然已經知道罪魁禍首乃是凌仙城,大師又為何阻攔我等?」
韓武不解道。
「貧僧不是阻止諸位,而是還有話未曾說完。」
慧空解釋道。
「哦?大師請說。」
韓武幾人都很好奇,究竟這位慧空和尚還有什麼話要說?
「去凌仙城,不必如此大動干戈,只需一兩人前往即可。」
慧空說道。
「為何?」
韓武一臉疑惑。
「聖子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頓了頓,慧空看向了韓宗元「還有聖子所贈的那幅字畫,乃是無上至寶,其價值應當不在那靈柩燈之下,諸位可要好好參悟。」
「言盡於此,諸位好自為之。」
「小僧去也。」
說完,慧空也不再多言,轉身回了水月宗。
他已經是把自己所領會到的一切,都轉達給了韓武他們幾個。
至於韓武他們幾人要如何行事,就要看他們自己的想法了。
反正一切都必然在聖子的掌握之下。
神燈谷也好,凌仙城也罷。
乃至乾道州的其他勢力,都逃不出聖子的掌握。
韓武四人看着慧空離去的身影,皆是陷入了一種莫名的震撼之中。
「爹,娘,剛才慧空大師所言,當真是義父的意思嗎?」
韓宗元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噓!」
韓夫人立即瞪了韓宗元一眼。
「你義父那是何等存在?法力無邊!你在這裡說什麼做什麼,他絕對是一清二楚!」
「不可胡言亂語!」
韓宗元一聽,頓時心頭凜然,趕忙閉嘴了。
「谷主,夫人,還是先離開此地再說吧。」
裴煥說道。
「好。」
當下,一行四人離開了水月宗,一直飛到了萬里開外之地,才又落到了一座尋常的山頭上。
「父親,咱們不去凌仙城算賬了嗎?」
韓宗元看着父親韓武。
「當然要去!」
韓武神情陰沉「現在整個乾道州都在傳這個謠言,多傳一日,我神燈谷的顏面就多損失一分。」
「長此以往下去,我神燈谷就徹底淪為笑柄,哪怕將來真相大白,也難以扭轉我神燈谷的名譽了。」
裴煥點了點頭「谷主說的沒錯,若要挽回名聲,必須要儘快澄清謠言,讓乾道州眾人知曉真相。」
「宗元,把那幅字畫再拿出來給為父看一看。」
「是。」
韓宗元將葉青雲所賜的字畫拿出來交給了韓武。
韓武打開字畫,仔細查看。
「這是」
看着看着,韓武臉色陡然劇變。
「夫君,怎麼了?」
韓夫人也看向了字畫,卻並未能夠看出太多東西來。
韓武沒有說話,而是將字畫小心翼翼的合上,又交給了韓宗元。
「此物,正如那位慧空大師所言,絕對是至寶!」
韓武一臉鄭重的說道。
「宗元,有此寶傍身,哪怕是乾道州的頂尖高手都殺不了你!」
聽到這話,韓宗元直接愣住了。
而韓夫人則是激動不已,臉上滿是歡喜之色。
「夫君,當真是如此不凡的寶物嗎?」
韓武嗯了一聲,目光望向了水月宗的方向,眼中儘是敬佩之色。
「這位鐵柱老祖,只怕比我等想像的還要深不可測。」
「隨手一幅字畫,便足以凌駕於乾道州無數仙寶之上!」
「宗元能拜其為義父,我等能與之結識,當真是天大的機緣!」
韓武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三人。
皆是自己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將來我神燈谷若要一飛衝天,就要牢牢把握住與這位鐵柱老祖的關係!」
三人連連點頭。
尤其是韓宗元,心裏都要樂開花了。
我這個義父,當真是認的太值得了。
「裴長老,你帶宗元去凌仙城問罪,不必有什麼顧慮,儘管囂張放肆。」
「一定要表現出興師問罪的態度!」
韓武開始吩咐起來。
「老夫明白。」
裴煥點點頭。
「夫人,你隨我去一趟乾仙府。」
韓夫人一怔「去乾仙府做什麼?」
「自然是要藉助乾仙府的力量,找到凌仙城散布謠言的證據。」
巍峨凌仙城。
扶搖蒼雲上!
懸浮在雲層之上的凌仙城,緩緩轉動,威嚴深重。
而在凌仙城中的一處隱秘大殿內。
一座四方靈池。
靈池之內,波光粼粼,仙氣繚繞。
更有一道少年身影盤坐其中。
正是林塵!
而在靈池之外,一個面容威嚴的紫衣老者負手而立。
正是凌仙城的大長老黃慶。
黃慶望着浸泡在靈池之中的林塵,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但心底里,黃慶是帶着一絲失望的。
他着實沒想到,林塵之前去玉龍宗提親,不僅沒有能夠成功,還落得一個重傷而歸的下場。
這是黃慶完全沒想到的。
而更讓黃慶意外的是,在玉龍宗做主的人,並非是宗主龍問天,而是那個鐵柱老祖。
在這之前,黃慶從未將這個鐵柱老祖放在心上。
即便是林塵之前在天闕仙城外已經敗在鐵柱老祖手中一次,黃慶也沒有太過在意。
只覺得這是一個頗有實力的散修,僅此而已。
可沒想到,這一次玉龍宗提親,完全是這位鐵柱老祖在攪弄風雲啊。
把所有人都安排的明明白白。
這讓黃慶終於意識到,自己之前十分輕視的鐵柱老祖,只怕絕不是一介散修這麼簡單。
要真是尋常散修,豈能與龍問天這等一方霸主結拜?
還能在玉龍宗揮斥方遒?
肯定是有極大的來歷!
「我凌仙城與此人已經結怨,林塵這孩子更是發誓要將此人親手斬殺,可此人與龍問天有結拜之情,將來若要動此人,免不了要和玉龍宗對上。」
黃慶心中正想着這件事情。
就在這時。
「林塵!立刻給我滾出來!!!」
一道怒吼之聲,從外面傳來,瞬間便是響徹整個凌仙城。
黃慶頓時臉色一沉。
「何人如此大膽?竟敢來我凌仙城放肆?」
下一刻,黃慶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而此時的凌仙城,也是被這一道突如其來的怒吼聲驚動了。
「哪裡來的狂徒!竟敢在此鬧事!」
「多少年都沒有人敢來凌仙城放肆了!」
「將此人擒下,扒皮拆骨!」
許多凌仙城仙人紛紛飛出,要將這個放肆怒吼之人揪出來。
而在凌仙城之外,凌空而立的兩道身影,赫然是前來問罪的裴煥以及韓宗元。
兩人看着凌仙城內飛出的諸多仙人,並無任何懼色。
下一刻。
裴煥與韓宗元已經是被無數仙人所圍。
「裴煥?韓宗元?」
「竟然是你們!」
「神燈谷這是要做什麼?與我凌仙城開戰嗎?」
凌仙城的許多人都是認出了裴煥和韓宗元。
紛紛露出驚容。
裴煥自不用說,乃是神燈谷大長老,身份尊貴,實力高強,乃是乾道州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而韓宗元也是年輕一輩的翹楚,認識的人自然很多。
眾人驚訝萬分。
這兩人是來做什麼的?
也礙於裴煥和韓宗元的身份,凌仙城眾人一時間竟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裴兄,你這是做什麼?」
黃慶越眾飛出,徑直來到了裴煥和韓宗元近前。
裴煥看了黃慶一眼,並未說話。
而一旁的韓宗元繼續高聲大喝。
「林塵!速速給我滾出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