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朱意歡陸琛
朱意歡陸琛

朱意歡陸琛朱意歡陸琛

標籤: 姜柯 成帝 朱意歡陸琛 都市
姜柯成帝是都市小說《朱意歡陸琛》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朱意歡陸琛」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的東西都擺放好,並徹頭徹尾清掃一遍。油污和黑垢是掃不掉的,洗潔精太貴用不起,而且家裡壓根沒那東西。好在有洗衣粉。朱意歡從廚房角落裡翻出來絲瓜絡,沾上洗衣粉,把所有頑固油污都刷了,再用乾淨的抹布擦過去,直到桶里用來洗抹布的水不再變得黑乎乎,勉強清澈見底了,她才把抹布給放下。這個家裡里外外終於乾淨,像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8 19:5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時間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不知道過去多久,手術室終於重新打開。
「家屬請放心,病人沒有傷到要害,只是失血過多,看起來比較嚇人,現在傷口已經縫合,接下來安心養病,半個月就能恢復得差不多了。」
「謝謝醫生。」朱意歡長長鬆一口氣。
她去繳醫藥費,回來的時候陸深已經醒了。
病床邊還站着幾個公安,是來做筆錄的。
因為有目擊證人,並且證據確鑿,沒有什麼爭議,公安很快就走完陸序。
朱意歡咬牙,「宋嬌娥會受到什麼懲罰?」
「國家在嚴抓治安,她當街持刀傷人,按法律會被判刑,1~3年不等,要看最終宣判。」公安同志很客氣。
宋佳娥不是想跟她爸團圓嗎?
這下好了,在牢房裡團圓。
活該!
朱意歡一點也不同情,看到臉色發白的陸深,心頭便是一痛,但她不是哭哭啼啼的人。
與其流淚,不如好好照顧他,讓他早點好起來。
畢竟他很快要北上去進修了,拖着病軀怎麼去?
這麼一想,她心裏更疼,「陸深,有哪裡難受嗎?想吃什麼嗎?」
陸深咧開嘴角,還笑得出來,「想吃蘋果。」
「我去買!」朱意歡直接起身。
被陸深抓住,失笑地搖搖頭,「你真去啊?」
「你不是想吃嗎?」
「只是前兩天,秦律住院要你給他削蘋果,我吃醋了,也想你給我削個蘋果而已。」
朱意歡本來挺揪心,這下變成了無語。
這傢伙還有心情開玩笑,說明傷得真的不重。
幸好傷得不重。
朱意歡反握住他的手,無比慶幸。
陸深抬起手,捏捏她的臉蛋,「心疼我啊?」
朱意歡橫了他一眼。
這不是廢話嗎?
「看來我這一刀沒白挨。」陸深嘿嘿笑。
「這有什麼好高興的?」朱意歡真想敲開他的腦袋,看他腦袋裡到底裝了什麼。
「幸好傷的是我,幸好我及時替你擋下這一刀,所以我很高興。」
高興受傷的不是她。
他不敢想像,要是被捅刀子的是她,親眼看到她在自己面前倒下,他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來。
朱意歡渾身一震,可看到他是打心眼裡高興,她又覺得哭笑不得。
住院觀察一天,沒有大礙之後,陸深就回家修養。
本來要慶祝喬遷之喜的一頓飯,就這麼泡湯了。
盧奶奶傻了眼。
怎麼出門買菜一趟,回來就變成這樣?
得知是宋家來尋仇,盧奶奶更驚訝,「我聽說宋輝強要被判刑坐牢,是你們乾的?」
「算不上吧,是他罪有應得,我們只是把證據和證據提交給公安部門而已。」朱意歡淡淡道。
盧奶奶這才發現,眼前的女孩好像沒她想像的那麼簡單。
雖然她說自己沒什麼背景,只是普通農村姑娘,可普通農村姑娘怎麼可能跟宋輝強抗衡,還把宋輝強繩之以法了?
朱意歡哪知道老人家在想什麼,她正忙着給陸深熬藥,然後給他準備洗澡的衣服。
陸深眯起眼,突然拽住她,可憐巴巴地說「醫生說,前面幾天傷口不能碰水,所以不方便淋浴,只能擦身。」
「那我給你準備熱水。」
「只是準備熱水啊?」陸深表情挺委屈。
朱意歡這才反應過來他的意思,頓時耳尖一紅。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